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情书2
    江生、小五和赵大海从澡堂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们一路打打闹闹,到了三里屯时已经月上柳梢。

     母亲神色焦急地站在门口,见我和江生回来就板起脸来质问我们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妈,我和小五还有赵大海到澡堂洗澡来着,妹妹在门口等我的。”江生实话实说。

     母亲皱着眉头,说道:“小孩子以后不能去澡堂,给你爸知道了会不高兴的,都是些光腚的老爷们儿挤在一起,下九流。”

     江生点头,说道:“那以后我就不去了。”

     母亲这才语气缓和问道:“今天是谁家大人领队?”

     江生说道:“是兰英婶婶儿。”

     母亲嗯了一声,说道:“等会吃完饭我去找他说道说道,这屯子里的孩子一个个都才刚断奶,她怎么就放心撒手不管的。”

     江生说道:“兰英婶婶儿可好了,今天在教室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根麦芽糖。”

     “恩,你兰英婶婶好,我不好。”母亲说道。

     江生连忙改口说:“妈妈最好。”

     母亲见江生认真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好了,赶紧进屋吃饭,一会儿饭菜该凉了。”

     我和江生洗完手就和母亲坐在桌上一起吃饭,母亲说这几天父亲回来得要晚一些,让我们吃完玩一会就上床睡觉。

     那天晚上的月亮特别亮,母亲正在院子里刷碗的时候,赵大海突然跑进院子,气喘吁吁地问道:“大娘,我妈在没在你家?”

     刘兰英和母亲关系极好,平日里没事就会互相串门,刘兰英喜欢打扮自己,常常会送母亲一些胭脂水粉,但母亲向来少用,就算用了也不出门,给父亲和我看一眼不一会儿就洗掉。

     母亲说道:“你妈今儿没来咱家呀,是不是镇上逢会她步撵还没回来?”

     “不知道,我再去找找。”赵大海声音委屈,一脸哭相。

     “大海啊还没吃饭吧,咱家熬的粥还热乎,还有今晚刚蒸的馒头你先吃着,大娘去帮你找,你妈这人爱玩,她常去的地儿我熟。”母亲拉着赵大海进屋。“江生,招呼大海吃饭。”

     江生答应着,帮赵大海盛粥,又从锅里拾了两个馒头,母亲看在眼里暗自高兴,随即转身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母亲从外面回来,正跟我们玩耍的赵大海连忙问母亲找没找到刘兰英。

     母亲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没找到,我猜八成是走亲戚了,你先回家等着,没准她会打电话回来,那么大的人不会出什么事,你甭担心。”

     “恩。”赵大海点头,向我们告别后就向家里走。

     那时的赵富贵刚从外面回家,他身为地主自然不会亲自下厨做饭,一家老小都等着刘兰英回家。刘兰英在三里屯的年轻人眼里是个放荡婊子,一些上了年纪的劳力看到刘兰英也会不自觉地往她屁股上瞧,但刘兰英定然不会夜不归宿,按照往常来说今天早该回家了才是。

     眼下兵荒马乱的,北平城表面上看起来很安宁,实则城内每天都有不少人失踪和伤亡,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到了晚上就更不能随意出门。

     赵富贵在家等得急了,只得挨家挨户敲门问,敲到小五家的时候,小五听到赵富贵的声音,这才想起白天时候刘兰英让他交给马爱国的信,于是他摸向自己的衣服口袋,这才发现口袋空了。

     而赵富贵领着赵大海再次来到我家的时候父亲已经从镇上回来。

     父亲先前吃饭时已经听母亲将刘兰英失踪的事情说了,此时又见赵富贵找来,便问道:“我回来的时候也没在路上看到大海妈,是不是跟秀梅一样,不声不响住在镇上的客栈了?”

     赵富贵皱着眉头说道:“不会啊,她就算住在镇上也该打个电话回家,这一家老小就她会做饭,她又不是不知道。”

     父亲说道:“没准跟镇上几个牌友在打牌,你再打电话给镇上认识的人问问,我喝口粥跟你一块去找。”

     “行。”赵富贵点头,匆匆回了家打电话给镇上的朋友,然后骑着大梁车带着父亲一起去了镇上。

     接近凌晨的时候赵富贵和父亲才从镇上回来,赵富贵的神情有些沮丧,说道:“这个扒瞎的娘们儿,做事就没个谱!”

     父亲看着母亲小声说道:“几家住宿的客栈都找了,还有富贵知道的几个朋友,都说没去过。”

     几人这才挨家挨户敲门让乡亲们帮忙找人,那时候小五的一家人已经睡下,听到敲门声时牛爱花破口大骂的声音高亢传出,紧接着就是小五委屈的哭腔,他喊道:“妈,你要把我吓死!”

     三里屯挨家挨户都帮忙寻找刘兰英,夜黑风高,那时候的三里屯还没几家有手电筒,只能挑着羊油灯四处照亮。大部分村民都到附近的山沟河渠边找找,几年前有人掉入河渠里淹死过。

     就连张光棍听到动静也拎着羊油灯跟着大伙一起去找人。

     我看着张光棍一脸猥琐的样子,不由地想起那天趴在门缝边看到的事情。

     小五穿上衣服睡眼惺忪地走出家门,赵大海则一脸呆呆地站在我们旁边不知所措。

     而站在江生身边的我手里一直攥着那封字迹模糊的信,我清楚地记得上面写着,石桥西百米见,刘兰英。

     “哥哥,我们到大石桥去看看吧。”我小声地跟江生说道。

     江生说道:“大石桥那里肯定有大人找过了,要是人在那就找到了。”

     我犹豫了一下,将手里的信纸塞给江生,江生奇怪,背过身子借着月光看向信上的字迹,接着悄悄地将信纸撕碎塞在口袋里,江生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对赵大海和小五说道:“我们也去找找吧?”

     赵大海和小五都点头,困意缱绻地跟在江生后面,江生一路上牵着我的手不放,一直走到大石桥。

     小五和赵大海在石桥上喊了几声刘兰英并未得到回应,不远处有三里屯的大人们挑着羊油灯正在走来。

     江生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要按照信上所说的地方去瞧一瞧,就小声说道:“哥哥我怕。”

     “没事的。”江生也小声说道,握紧我的手向黑暗中行进。

     大石桥的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麦田的地头就是坑坑洼洼的河道,以前挖河浇地时挖了很多参差不齐的台阶,天干久了会塌方,形成一块房子大小的露天空洞,我们一群人玩捉迷藏时偶尔跑得远了就会躲在这些避风处。

     “婶婶儿,你在这儿吗?”江生看向面前黑漆漆的空洞问道,此处离大石桥刚好百米左右,透过月光可以隐隐看见塌方的空洞里有个黑影。

     “你们这群屁孩来这做什么,赶紧回家去!”

     一个拎着羊油灯的村民走来,他一边责怪一边照向我们眼前的空洞,随即吓得险些将油灯扔在地上。

     在空洞的台阶上,刘兰英一身遭乱地躺在上面,她的衣服被撕开,下身的血淌了一地,她的眼睛瞪向前方,死不瞑目。

     赵大海吓得哇哇大哭,小五也面色惨白,眼睛通红,那名村民让我们不要看,连忙高声呼喊着三里屯的村民过来。

     不一会儿三里屯的村民就聚集而来,赵富贵看到刘兰英的死相时,拍着大腿哭喊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白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晚上就没了,谁都看得出来刘兰英是被人害死的。

     而我第一个想到的凶手,就是屯子里的张光棍。

     “肯定是张光棍,那个畜生白天的时候还跟着大海妈的!”一个村民说道。

     “我也看到了,这个畜生有事没事就往富贵家的商店跑,以前看到村里村外的大闺女手就不老实,真是良心给狗吃了!”又一个村民说道。

     张光棍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白天他赶集回屯子时刚好看见了刘兰英,于是就一路尾随而行,到了屯子口张光棍就毛手毛脚地跟刘兰英说话,刘兰英不搭理,骂了张光棍几句,张光棍不好发作,只好悻悻回家,到了傍晚时他在院子里又瞧见刘兰英朝着屯子后面的大石桥走去,于是就悄悄地跟在了后面。

     张光棍的家正好住在赵壮家的对面,赵壮的父亲当时正巧在院子里看见了这一幕。

     赵壮的父亲犹豫了一下也说道:“我傍晚的时候也是看见张光棍他跟着大海妈去了屯子后面。

     黑夜中站在麦田上的张光棍听到了村民们的讨论声,他手里的油灯啪的一声掉在田头,接着转身就跑,三里屯的村民们听到动静,看出来逃跑的人是张光棍,一群青年立马拔腿追过去。

     张光棍没跑掉,蹿到屯子里的时候被堵在了巷子里,他在这种关头还想要收拾家当再跑路。

     一群青年将张光棍摁在地上打了十多分钟,打得鼻青眼肿头破血流,那个年代强暴妇女是很严重的罪名,世道乱时一些村庄的村民会将犯罪者绑在村头的定风桩上活生生烧死,或者是拉到菜市场当街砍头。

     村长和赵富贵抵达张光棍家的时候张光棍一直喊冤,他喊道:“冤枉啊村长,你可得给我做主,我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村长哼了一声说道:“人都死了你说你冤枉,不是你害的人你跑什么?”

     张光棍说道:“我刚才过去就听见你们在议论说是我害的人,我害怕当然就跑了,不然有口说不清,可不是?”

     “你现在又能说得清了么?”村长说着,看向几个年轻人说道:“去这畜生家里搜搜,看能不能翻出什么东西来,整天偷偷摸摸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几个青年当即进入张光棍家,不一会儿就扯出来一块红色的肚兜,一群村妇看到这东西大骂起来,就连拿着肚兜的青年都脸红得挂不住。

     张光棍看到肚兜后吓得半死,说道:“这不是的,这是我偷的,我是畜生,可这肚兜跟刘兰英这事儿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另一个青年从张光棍家的堂屋出来,在村长耳边耳语了几句,村长看向赵富贵,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一起进去。

     那名青年掀开张光棍的床毡子,毡子下面压着一条带血的亵裤。

     “我日你姥姥,哪个天杀的狗杂种害老子!这是诚心要老子命哪!”张光棍看到床底的亵裤时急得哭号起来。

     刘兰英死的时候下身的亵裤不见了,而今他的亵裤又被发现在张光棍家的床底。

     张光棍被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绑地捆在屯子口的定风桩上,哭了一夜,喊了一夜的冤,直到第二天的时候镇上的警察将他带走还都在喊冤。

     这个案子查都不用查,人证物证俱全,只要走一层行刑手续,张光棍就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