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8章 情书
    王伟的父亲本来对小五心生怨怼,可眼下这小胖子并没有趁机落井下石,倒是让他不由地感激起来。

     王伟的父亲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儿子要是能有这孩子一半好我也就知足了。”

     马爱国说道:“你看你说得哪里话,这孩子下手没个轻重的,咱父子俩还没赔不是呢。”

     王伟的父亲说道:“王伟是不打不长记性,倒是省了我动手。”

     王伟说道:“他骂我妈的!”

     王伟的父亲照着王伟的头就扇了一巴掌,斥责道:“谁都看得出来是那个歪头坏脑的孩子挑拨离间,你本来脑子都不够用,还非要跟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好了。”张先生摆了摆手说道。“既然能留下来今天我便不撵了,但是我有个条件,先将孩子带回家,头发洗了,脸洗了,牙刷了,指甲也削削,最好给他弄一件不脏的衣服,什么时候弄好了再让他来,否则这幅模样便不用来上课,我看不得这样的学生,莫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王伟的父亲千恩万谢,带着一身脏兮兮的王伟离开办公室。

     张先生起身,示意马爱国出去,马爱国顺从地跟在张先生身后,他小声说道:“先生,刚刚那姓秦的提起秦叔公,您怎么把这事儿揽自己身上了?”

     张先生说道:“倒不是我故意要揽事儿,只是听到秦叔公有些气罢了,这件事你倒不用担心,姓秦的还不能把我怎样。”

     “先生没麻烦就好。”马爱国说道。

     张先生停下来,说道:“其他事情都是小事,关键是你儿子自己要管好,这伢子戾气太重,怕是比你当年力气还要大,一个不留神就得要人命,到时免不得被铁管子冲了。”

     马爱国说道:“是我平常疏于管教,都怪他妈太惯着他,以后我肯定多训训小五,不让他给先生惹祸。”

     张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带孩子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马爱国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生,我下午厂子里还有活要干,您看先让小五回教室?”

     张先生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了,径自走回办公室。

     马爱国看向小五说道:“你先回教室吧,千万别惹事了,咱家几代男丁力气都大,你爷爷当年就是因为力气大失手打死了人,在牢里关了十几年,要不是满清灭亡被释放出来,早就死在牢里了,后来他出了狱身体就一直不好,最后逃不过一命呜呼。”

     “我知道啦!”小五不耐烦地喊着,一蹦一跳地朝着教室走去。

     小五到了教室门口时正看见刘兰英兴高采烈地从教室内出来。

     “没事了吧小五?”刘兰英问道。

     “没事啦。”小五打着哈哈说道。

     “那你跟婶婶来。”刘兰英一边笑脸盈盈地说着一边拎着小五的衣服把他拖到学校角落的松树后面,那时学生已经上课,操场上空无一人。“你就是有事婶婶也能给你摆平,以后在镇上有了麻烦婶婶罩着你。”

     “婶婶你真好。”小五呵呵笑着说。

     刘兰英从口袋里掏出两根麦芽糖,说道:“专门给你留了两块大的,婶婶是不是比你妈都好?”

     “恩……”小五习惯性地答应着,不过随即又改口道:“我还是觉得我妈更好。”

     “你这小兔崽子!”刘兰英打着小五的屁股,像个怨妇。

     “婶儿,你又耍流氓!”小五脸颊通红地喊着。

     “婶儿还有更流氓的呢。”刘兰英说着一只手抓住小五的胳膊,另一只手拽着小五的裤带。“把裤子脱下来给婶儿看看,看看你发育没有。”

     “什么是发育?”小五捂住裤带尴尬问道。

     “就是……“刘兰英正要解释,自己也脸红了起来。“你个臭小子,哪有七八岁就发育的,你爸是个不开窍的愣头青,放着我如花似玉的女人不要怎么会娶牛爱花那个乡野村妇。”

     刘兰英说着不由地又生起闷气,面上颇有哀怨,小五坏坏地笑着,问道:“婶婶儿该不会是思春了吧,喜欢我爸?”

     刘兰英听小五这么说,一脸不可思议地张着嘴,欲笑还羞地掐着小五屁股上肥嘟嘟的肉,说道:“你这小色鬼懂得还不少。”

     “那是当然,我每天晚上都知道我爸和我妈在干什么,他们还当我不知道呢。”小五得意地说道。

     刘兰英咽了口唾沫,问道:“你爸和你妈晚上都在干什么,看得清吗?”

     “自然是看不清,只能听到声音。”小五说道。

     “那你学两句给我听听。”刘兰英说道。

     “婶婶我还小,我不会……你放了我吧。”小五姿态忸怩,嗲声嗲气地说。

     刘兰英被小五的样子逗得合不拢嘴,她说道:“让我放了你可以,你得帮我送样东西给你爸。”

     “什么东西?”小五好奇起来。

     “大人的东西小孩子不可以看!”刘兰英笑得花枝乱颤,按着小五的额头说道。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看就不看。”

     刘兰英偷摸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这信件没有信封,折叠成一角四四方方的形状,上面扎着皮筋。

     刘兰英将信塞在小五的口袋里,说道:“不准偷看,晚上你偷偷给你爸,你爸六点就下班了,你回家后第一时间给你爸,别让你妈看见了知道没?”

     “恩。知道了。”小五郑重点头说道。

     刘兰英面上高兴,在小五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道:“占不到你爸便宜就占你便宜,记得给你爸哈。”

     小五的脸红得像个苹果,说了句:“婶婶你讨厌。”

     刘兰英掩面轻笑,说道:“快回去上课吧,婶婶等你发育好了再找你快活。”

     小五羞涩难掩,只得跑回教室,到了教室后他发现自己的桌洞里竟然还有两块麦芽糖,不禁心情畅快起来。

     而在十分钟以前,刘兰英买了一大包的麦芽糖到了班上,给每一个人都发了一根,那时候的赵大海和我只有一人之隔,我听到他的同桌说道:“大海,你妈真好,长得也漂亮。”

     赵大海骄傲地说道:“那是当然,我妈对我可好了。”

     放学之后,三里屯的孩子们在学校门口等着刘兰英的到来,可等了很久也没见到刘兰英的身影,眼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若是不及时回去,天色一旦暗下来,我们一群孩子赶夜路回去定然害怕,所以大家都决定先行回去。

     走到胡同口街道的尽头,那里有个灯光昏黄的澡堂,赵大海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对小五和江生说道:“我这里有几张澡票,咱们进去泡个澡吧?”

     “泡澡?”小五一听顿然兴奋起来。

     那个时代,乡下人冬天洗澡是在家架起浴帐洗的,夏天则在院子里晒一大盆水,到了晚上水温洗澡刚刚好,男孩子们则成群结队地去河里游泳,对于洗澡还要花钱这样的事情只有富裕人家才会买账。

     小五和江生都没去过澡堂,心下好奇,便决定和赵大海进澡堂子走一遭。

     “哥哥,我也要去。”我拉着江生说道。

     江生说道:“女孩子不能进澡堂,里面都是男的。”

     “恩。”赵大海点头说道。“澡堂子女的不能进。”

     我嘟着嘴说道:“凭什么女的就不能进。”

     江生犹豫了一下,说道:“小五你和大海去吧,我跟江绒在这等着你们。”

     小五有些不高兴,问道:“扫兴,我们洗快点还不行吗?”

     江生看着我问道:“江绒,我就进去一会儿,你在门口等着不要乱跑好吗?”、

     见我点头同意,江生这才跟着小五和赵大海进入澡堂。

     我站在澡堂门口,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不久之后小五抱着衣服挡在腹部,光溜溜地从澡堂子里跑出来。

     “流氓!”我瞅着小五骂道。

     “江生非要让我来看看你,生怕你被人拐跑了,哈哈。”

     小五嬉皮笑脸地说完立马跑回了澡堂,他没注意到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掉出来一封叠得四四方方的信。

     信纸掉落在满是水渍的地上,被澡堂出入的男人们踩入泥水中,我连忙跑过去捡起信纸,信纸打开后上面的内容已经被水浸染,花了一片,只看见落款上写着,石桥西百米见,刘兰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