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张先生
    马爱国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在门卫室打了名儿就带着小五向浅塘镇走去。

     小五仰着脸问道:“爸,你带我去哪?”

     马爱国说道:“自然是回学校,你这才刚上一年级就不读书了?”

     小五说道:“我不想上学了,张先生不分好坏,那些同学也坏得很,我不喜和他们耍。”

     “这不是你喜不喜的事情,张先生罚你定然没错,他的为人我最了解,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会冤了好人,也不畏坏人,我上学那会也整天打架,单挑没人打得过我,你现在小,咽不下这口气,等大点你就明白了。”马爱国说道。

     “大点我也是不变的,明明没错为什么偏要认错?”小五嘟囔着嘴说道。“打不过就叫别人,还叫个呆瓜,真是没种。”

     马爱国和小五走一路说一路,到了浅塘镇的集会,正瞧见刘兰英从一家衣服店出来,马爱国心里咯噔一下,装作没看见,领着小五快步从店门口走过去。

     刘兰英和店家有说有笑,正见小五回头和她打招呼,便板着脸喊道:“马爱国,你装瞎子瞧不见我是不是?”

     马爱国神情尴尬,转头看向刘兰英,说道:“呃大海妈,你也赶集啊?”

     “大海妈?”刘兰英哼了一声。“你以前认识我的时候一口一个英英,现在叫人家大海妈,死鬼!”

     刘兰英说着就嘟囔着嘴在马爱国屁股上掐了一下,马爱国咳了一声,挪向一边,刘兰英继续说道:“小五你不知道,你爸当年还写过情诗给我咧,我毕竟也是读过书的人,跟你爸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当年要不是你妈死缠烂打,我就是你妈了。”

     “你看你说的,在孩子面前讲这些做什么?”马爱国老脸通红道。

     “我都不害臊你还害臊。”刘兰英说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刘兰英咦了一声问:“小五你不是去上学的吗,怎么跑出来了?”

     马爱国将小五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刘兰英听罢说道:“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当年不也是打起来不要命的性子。正好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也去一趟学校看看大海,团结团结同学,省得他在学校被人欺负。”

     于是刘兰英和马爱国结伴同行,一路上刘兰英问一句马爱国答一句,小五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马爱国这么拘谨的。

     到了学校,马爱国让小五在办公室门口等着,自己则进去跟张先生打招呼。

     “爱国?”张先生一眼就认出了马爱国。

     马爱国连忙恭敬地回道:“先生是我,您学生马爱国,这不多长时间也没来拜访您了,今儿过来看看。”

     张先生从座位上站起来,瞧向门口站着的小五,说道:“好家伙,敢情这马大侠是你生的种!”

     “马大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不是大侠?这孩子的戾气太重了,打起来没个轻重,比你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谁说他他打谁,把人家学生的牙都打搓了,满脸是血也没个怕的,差点连我都打!”张先生气呼呼地说道。

     “小五怎么敢打先生,这孩子肯定是气过头了顶撞您几句,我已经教训他一顿了。”马爱国赔笑说道。

     “他还不敢打我,你看看,你看看我这把篾子。”张先生说着将桌底的戒尺拿出来,已经被折得开了叉。

     “小五!”马爱国吼道。“滚进来!”

     小五听到马爱国的话,就走进办公室,马爱国二话不说就一脚踢在小五的屁股上,将他踢翻在地。

     “你打孩子干什么?”办公室里的老师们还没讲话,刘兰英就看不下去了,连忙跑进屋里把小五拉起来护在怀里。

     “你夫人?”张先生问道。

     “哦,不是。”马爱国说道,有些结巴。

     刘兰英说道:“我是大海他妈,赵大海。”

     “恩,您来学校有何贵干?”张先生问道,将马爱国晾在一边。

     刘兰英说道:“这不是看见小五被人欺负,跟着一道过来看看,乡里乡亲的。”

     “他还被欺负?”张先生一听这话立马板起脸来。“女英雄,您是瞧着点好,那俩孩子现在脸上还挂着彩嘞!”

     小五刚要说话,被马爱国一瞪,立马咽了回去。

     马爱国说道:“先生,小五毕竟还是小孩子,是我没教好他,以后准让他长记性。您看我当年也是不学无术,整天打架惹事,最后还不是改过自新了。”

     张先生嗯了一声,说道:“你在报纸上发表的诗歌我看过一篇,写的还凑合,没白瞎跟我学了几年。”

     马爱国说道:“先生的教诲学生怎么能忘,到现在也是书不离手,时常读书读报。小五其实是好孩子,向来不喜欺负人的,只是性子野了点,经不得旁人撩。”

     张先生说道:“这点我知道,不然也不会跟你讲到现在了,只是他打的那俩学生麻烦,一个是仗势欺人的顽主,一个是傻的,等一会儿他们家长就来了。”

     张先生说完就开始教育小五,有马爱国在一旁站着他不敢忤逆,听不听得进都得低头听训。

     过了一会儿,秦飞和王伟的父亲也都来了学校,两人和张先生寒暄几句后,又跟马爱国点了点头。

     张先生说道:“事情的原委我都调查清楚了,先是秦飞带一帮人打了班上一个叫江生的学生,这马小五跟江生同村,看不下去就教训了秦飞,两人结了梁子,秦飞又蛊惑王伟去打马小五,事情就是这样,想来不会屈了谁。”

     秦飞的父亲尴尬,说道:“可这孩子下手也太重了,昨晚上我心想小孩一时皮闹也就罢了,可没想到今天又打,看看秦飞被打得满脸是血,哪是学生该下的手?”

     张先生哼了说道:“这不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家孩子自打开学到现在,哪天不得欺负一两个才心里痛快,现在惹了硬茬子了,想叫屈?拉帮结派,惹是生非,当我是瞎子看不见!”

     秦飞的父亲一时间哑口无言,刚待解释,张先生继续说道:“我让孩子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找账的,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这次打成这样,下次呢?就算他把人家也打残打废,再遇到个更狠的,为了争口气命都不要了?要是想学打仗,直接送进武馆,干嘛来我这读书识字?”

     秦飞父亲被说得面上挂不住,说道:“张先生说的是,小儿年幼无知,惹了张先生不喜,改天我让他舅舅秦叔公亲自登门拜访谢罪。”

     张先生听到这话后勃然大怒,他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指着秦飞的父亲说道:“在我面前,别说你提坐堂口的秦叔公,就算亲王贝勒来了,这理还是这么个理!”

     “先生您息怒,您看您怎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王伟的父亲在一旁被吓了一跳,就连马爱国也被张先生的无端火起而惊到。

     “这里是学校,整那些乌七八糟的官腔匪话在我这行不通,拿堂口的京花子压我,我看你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张先生毫无顾忌道。

     张先生口中的堂口指的就是浅塘镇的帮派,而秦叔公就是坐镇帮派的掌舵人。

     那时候的北平有几大势力,除了在每个城区的日本驻军,就是各个城区的警署,再就是有些城区的堂口。

     除了日本驻军这些侵略者,北平城的警署和堂口互为表里,比如浅塘镇胡同口的黄包车车夫归黄包车租赁公司管,而这租赁公司是堂口秦叔公的一个产业,黄包车车夫若是打架闹出人命,警署自然出面插手。

     秦飞的父亲被骂得面红耳赤,他没想到提到秦叔公不仅没有唬到张先生,反倒激怒了对方,让他更没台阶下。

     “张先生你口中的京花子,可是说错了人?”秦飞的父亲问道,脸色变得很难看。

     京花子就是无业游名北平人,说白了就是乞丐,这张先生称秦叔公是乞丐,另一层意思就是说秦叔公收租要保护费的行为无异于乞讨,秦飞的父亲再次问了一遍也就是为了确定张先生这句话。

     张先生说道:“我没说错人,现在就领着秦飞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世道之所以乱,尽是如你这般的人歪风邪气,莫污了我的眼!”

     “先生既然如此说,那秦某告辞了。”秦飞的父亲说道。

     秦飞父亲说完就拉着秦飞走出办公室,脸色难看极了。

     马爱国连忙追上去,说道:“秦家兄弟,你可消消气,都是小孩子打架有什么大不了的,咱都这岁数了,没必要争那口,这是给孩子的医药费,带去医馆给孩子擦擦药。”

     马爱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秦飞的父亲哼了一声,说道:“这还是小孩子打架的问题么?老家伙不识好歹,怨不得旁人。”

     秦飞的父亲说完,不再搭理马爱国,领着秦飞就走出学校。

     马爱国心下黯然,回到办公室后刚要开口却被张先生打住了,张先生看着王伟的父亲说道:“上回我跟你约法三章,孩子要是再惹事打架,就由你亲自领回家。”

     王伟的父亲点头,愁眉苦脸地看着王伟,说道:“张先生您也看到了,这孩子脑瓜不行,年纪又小,下学也没个营生的手艺。”

     “那就能祸害旁人了?”张先生说道。“上次把别人家孩子打得头破血流,这回碰到刺头了吧,要不是这伢子野,那一年级学生哪个经得住你儿子打!”

     “这可不是咱家孩子被打得头破血流嘛。”王伟的父亲说道。

     “一码归一码。”张先生说道。“主动打别人还没打过,说来不屈,好在这两年来这孩子还是有些长进的,也不是全傻,用法得当也不是没救,只是我带的学生多,因材施教也总不能把心思都放你家孩子身上,你问问他自己还想不想留在学校里。”

     王伟的父亲看向王伟,问道:“先生问你话呢,想不想继续上学?”

     王伟点头说道:“想。”

     张先生说道:“再问问跟你打架的人想不想你留在学校,你先不问缘由打得他,要是他不留,你就走吧。”

     张先生的话立时让屋子里的人都看向小五,马爱国杵了一下小五,说道:“先生问你话呢,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再说你又没吃亏。”

     小五听出马爱国的话,哼了一声说道:“他是傻的。”

     马爱国啪的一巴掌扇在小五的头上,有些生气,眼下张先生想要开除王伟,但王伟的父亲一看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张先生有些不忍,不想做得太绝,便把责任推到马爱国父子身上,若是小五不同意,王伟的父亲自然是怪马爱国父子,也算是对小五不尊师的惩戒和考验。

     马爱国问道:“先生问你是留,还是不留?”

     小五说道:“爱留就留下好了,不过若是这呆瓜再来打我,别怪我打得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