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小孩子
    小地主赵大海哭喊着跑回了家,时值冬日,刚好化冻,气温依旧很冷。

     赵大海忍着一身恶臭站在院子里等刘兰英烧好水这才开始洗澡,当天下午刘兰英就亲自带着赵大海到了我家。

     那时候江生和小五正和一帮孩子在门口玩弹珠,母亲则在院子里给我洗头发。

     赵大海被刘兰英领着到了门口,赵大海指着我说道:“就是江绒,肯定是江绒!”

     “怎么了兰英?”母亲问道。

     刘兰英面色尴尬说道:“这不孩子皮闹嘛,泼了大海一身屎尿,我寻思着小孩子总这样斗气不好,带孩子来道个歉。”

     母亲听到刘兰英这么说,当下板着脸问道:“江绒,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干的,凭什么说是我干的?”我很生气,瞪着赵大海质问。

     “就是你干的!”赵大海指着我吼道。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以后我见你一次挖你一次?”我指着赵大海威胁道。

     “一天不打你又能上天了!”母亲说着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

     我心里一委屈,当下就哭了出来,江生听到动静,从院子外跑进来,说道:“妈妈别打江绒,是我干的!”

     母亲一听就急了,说道:“江生,是谁干的就是谁干的,你瞎逞什么能?”

     江生说道:“本来就是我干的。”

     “我和江生一起干的。”小五也从院子外走进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母亲脸色难堪,说道:“你们俩无缘无故地泼人家屎尿做什么?”

     小五说道:“这个赵大海找赵壮来欺负我们,我们欺负回去怎么了,小地主就能随便欺负人了?”

     “谁让你跟……”

     “你最好闭嘴!”小五指着赵大海吼道。

     赵大海即使是在刘兰英面前也怕极了小五,当下不再言语。

     刘兰英看向赵大海说道:“你怎么会找赵壮欺负旁人?”

     赵大海本来还理直气壮的,眼下旧账被翻出,上门找帐的反倒是理亏了,气得不再说话。

     江生则在一旁用毛巾给我擦头发,然后让我坐在小板凳上给我梳头发。

     “都是小孩子,小打小闹算不得什么,以后还是好朋友。”母亲对刘兰英说道,然后又转身看向江生说:“江生,以后不准欺负大海,知道没?”

     江生嘟囔着嘴,小声说道:“他刚刚还欺负江绒的。”

     “是不是不听话?”母亲板起脸责问。

     江生勉为其难地说道:“知道了。”

     母亲又看向小五问道:“小五,以后不要欺负大海知道不,你力气这么大,把人家打伤了不要赔医药费?”

     小五说道:“不要赔。”

     “你这熊孩子。”母亲看着小五一脸正经的样子差点笑出来。“你说不赔就不赔哪?”

     “真不用赔。”小五说道。

     “小五。”江生见小五跟母亲顶嘴,有些不高兴。

     小五这才收敛脾气,说道:“婶儿,您不让我打他,我以后就不打他了。”

     “这才是好孩子嘛。”母亲说道。

     刘兰英说道:“到底还是大海有错在先,这样吧,正好快过年了,今天晚上咱家炸丸子,我准备了一桌子菜,秀梅,你带着几个孩子到我家吃顿饭,当咱家赔个不是。”

     “乡里乡亲的哪用得着这样,你带着孩子回去吧,大海啊,要是江生以后再欺负你就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母亲说道。

     刘兰英说道:“秀梅你就带着孩子去吧,江生,江绒还有小五都过去,尝尝我的手艺,反正也吃不完,咱两家聚在一起也有个过年气氛。”

     母亲说道:“我得在家候着江绒他爸,他回来没个准头,要不这样吧,几个孩子过去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那也行。”刘兰英说着看向江生和小五。“江生,晚上带着妹妹一起去我家吃饭,小五你也去啊,婶儿给你烧几个猪蹄儿。”

     “真的?”小五听到刘兰英竟然提到猪蹄儿,口水都要馋得流出来了。那个年月,家里能称得起半斤猪肉的已经不错了,猪蹄都是在饭店里才能见到的东西。

     小五的父亲马爱国是在镇上的工厂上班,工资并不高,平常写个诗歌也就得个两三块钱的稿费,牛爱花则赋闲在家没事干,整天嘴不闲着,虽然有点好东西都紧着小五吃,但猪蹄的话牛爱花并不舍得买。

     村里以前有人杀过猪,猪肉都是卖给乡里乡亲的,比镇上的猪肉便宜许多,猪头和猪蹄都是留下来自家吃的,那家的孩子逢人就讲猪蹄好吃,搞得我们一帮孩子嘴馋吃不着又时时惦记。

     “自然是真的,你能吃几个,婶儿给你煮。”刘兰英问道。

     “我能吃十个!”小五说道。

     刘兰英和母亲都笑出声,刘兰英说道:“你能吃两个就差不多了,又不是没有其他菜,鸡鱼肉蛋都有,管饱,晚上六点吃饭,记得去哈。”

     刘兰英说完,拉着还在赌气的赵大海就出了院子,江生给我梳着头发,他看向母亲问道:“妈妈,我们晚上能去吗?”

     小五抢着说道:“怎么不能去,有好吃的你不去啊?”

     江生说道:“我总觉得这样去人家吃饭不太好,江绒要是去的话我就去。”

     母亲说道:“想去就去吧,以后跟赵大海好好玩,没事别老欺负人家,你刘婶儿人好心眼儿也大,夏天的时候还能给你们石榴吃。”

     我哼了一声,瞅了一眼母亲,心中还是对她刚刚不问青红皂白就踢我一脚的事情介怀,就赌气说道:“不去,我才不赖吃她家东西。”

     小五听到我不去顿然无比失望,连忙央求江生,江生也在一旁劝我,最后将我逗笑我才勉强答应。

     那天晚上我们仨在刘兰英家里一顿胡吃海喝,赵大海的父亲赵富贵和爷爷赵福喜也都在桌上热情招待我们,小五旁若无人地啃起猪蹄,啃了整整五个才开始吃其它的菜。

     江生在陌生人家吃饭有些拘谨,都是刘兰英让他吃他才吃,期间不停说谢谢婶婶,刘兰英说道:“大海,你看人家江生多有礼貌,以后多跟江生学学,也好出去闯荡见见世面。”

     赵富贵说道:“兵荒马乱的在家也挺好,见什么世面。”

     “男子汉总不能一辈子在家种地的,马上过年了,年后开春得让大海去读书,不能像你这样一点文化都没有。”刘兰英说道。

     “没文化怎么了,会算账会写自己名字就行了,难道还考状元哪?”赵富贵说道。

     刘兰英和赵富贵说话,我们几个孩子则埋头吃饭,赵大海似乎对之前误会我有些不好意思,就拿了个猪蹄放在我的碗里,也不好意思说话。

     我们吃完饭了就屯之后的麦场上玩,挨家挨户将三里屯的孩子们都叫出来玩捉迷藏,那时候赵大海看见小五的时候眼神还是有些畏惧,游戏开始后,赵大海跟着小五躲在了同一个草垛后面。

     赵大海说道:“小五,以后你能不能别打我了,我的眼睛到现在还疼。”

     “谁让你骂江生的,看你表现,你不找赵壮来欺负我们,我打你干嘛?”小五正说着想起当初江生问赵大海的话,就问道:“对了,这个赵壮干嘛会帮你,不会是看你家是地主来巴结你吧,狗仗人势哈。”

     “我……”

     赵大海刚要说话就被小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躲在他们身后的草沟里,看着人影从他们旁边走过。

     小五说道:“我都在你家吃过饭了就不会再打你,否则就不够义气了,但是你要是再敢骂江生,就别怪我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