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我就是规矩
    胖子转了转脑袋,脖子上肥肉太厚,没有那种清脆的骨响声,反是甩出来一圈油腻的汗水。

     “听我一句劝,签了这个合约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胖子挠了挠脸颊,一脸困扰的纠结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白晓冷眼看胖子抓耳挠腮,表演一个人的独角戏。

     啪一声,胖子猛地一拍手,恍然大悟道:“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规则,往往特立独行,意图想打破规则的人,都会被这个圈子所容不下。”

     胖子向着白晓挑了挑眉毛,轻佻笑道:“我说,你都这么大了,应该知道被排挤的下场是什么吧。”

     白晓冷漠应道:“哦,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的话,那就请滚吧。”

     胖子眉头皱起:“你什么意思?”

     白晓大手一挥:“你们那个圈子我无所谓,龙不与蛇居,我想你也懂是什么意思吧。”

     胖子笑道:“咋的,难不成你还以为你会是龙吗?”

     之所以说“龙不与蛇居”这一句话,倒并非是出于自傲的心思,而是出于一种眼界上的蔑视。

     看到的东西更多的人,往往在看到的东西少的人的面前,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心思。

     尤其是当白晓他正处于一种“两面受敌”的状态,偏偏又出来这么一个“社团”性质的团伙捣乱,由不得白晓不恼火,故而便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白晓,是眼光在于整个世界,甚至是在于另一个世界的深渊潜龙。

     而他们,不过是眼光着于一个宗派外门的杂蛇。

     白晓他容不得关乎自己性命的事出半分差错。

     白晓眯着眼轻笑,默不作声,笑容里有几分讥讽,他不屑于回答这种问题,也不想在这个“天命”组织上浪费自己的时间。

     这种轻描淡写的笑意,惹得胖子有几分气恼。

     胖子缓缓抬起手,内气流转,剑丸从他肥肉里挤出,随着内气的催化,化作一柄细长的软剑。

     “敬酒不吃,今日少不得让你见见我“天命”的本事。”

     胖子一言不合便是动手,手中软剑向前一递,剑破长风,下手不狠,只是向着手臂而去。

     若是不看胖子动手,也想不到身材如此臃肿的人,竟然会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与白晓一般一阶中段的修为,却是差点让他都没反应过来。

     白晓有些慌乱的撤步,回到屋子内,脚踝一动,勾住门,啪一声,将门狠狠关上,正巧夹住袭来的软剑。

     胖子不急不躁,一脚踹到门上,木质的门豁然开了一个硕大的口子。

     胖子提肩向门上一靠,暗劲一送,再加上本身就沉重的体态,遭遇重难的木门又遭黑手,这一次没能勉强护住门框,凄惨的倒落在地上,溅落一地木屑碎片。

     嘭——

     胖子还未收势,迎面就是一张木桌,砸在他脑门上,皮糙肉厚让他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猛地来这么一下,砸得他有些晕头涨脑。

     白晓甩了甩手腕,抓住还在空中飞舞着的一根桌腿木块,向着胖子的小腹刺去。

     不是能坏的性命的部位,但这一手下若是实了,至少也能让胖子失去战力。

     噗嗤——

     木刺刺入肉中没几分,胖子便向后一个翻滚,脱离了白晓所能近身攻击到的地方。

     白晓掸去衣袍上沾上的木屑,站在屋门口,神情淡漠。

     胖子狼狈的爬起身,一脸不悦的盯着白晓说道:“你竟然偷袭。”

     白晓冷笑:“本就是关乎利益的争斗,胜利便是正义,管他用什么手段。”

     胖子拔下木刺,丢在一旁,木刺上染着一层流质似的白色液体,伤口缓缓蠕动愈合,一丝血迹都没有流出。

     “若是只有这种程度,别说什么龙了,就连蛇的层次都没有达到啊。”

     胖子虽然狼狈,但战意丝毫不弱,甚至是更加旺盛了几分,瞥了眼自己的伤口,开口嘲讽说道。

     白晓挥了挥手:“没下重手罢了,只是想让你吃个教训,以后别再来叨扰我。”

     胖子不加理会,再次持剑向前,软剑在内气的激化下,笔挺的直立,挥舞间奕奕生风。

     白晓巍然不动,捏出一道沾花指,内气转动,丹田内缓缓浮现出星辰虚影,冰蓝色的火焰顺着内气流转,流出体内。

     白晓食指间凝聚出一道冰蓝色火焰,在他刻意的控制下,向着一朵莲花的模样转变而去。

     不过以白晓现在的程度,也只能勉强维持成一个圆球形的模样。

     白晓轻轻一指,将指尖的火焰送上前去。

     胖子手腕一抖,剑刃如青蛇扭转,避开火焰直取白晓的手腕。

     白晓急速缩回手,屈指一弹,火焰恰似流星赶月,轻飘飘落在胖子身上。

     嗡——

     火焰霎时蒸腾而起,化作一团厚重的冰晶,将胖子包裹住,成一根硕大的圆柱形冰柱。

     冰层内,能见一缕缕火苗灼烧着胖子的肉身。

     胖子身上的脂肪不像是凡物,竟是在火焰的灼烧下,缓缓缩小,放出一圈圈内气形成的护盾,暂且保住了自身的性命。

     白晓揉了揉手腕,轻叹一口气。

     “门内不得杀戮”,自这条门规在他耳边响起,也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元师叔那种高出几个境界层次的修为,像一座大山压在白晓的心口,让他不敢违背这条门规。

     走近冰柱,白晓狠狠一脚踹去。

     咔一声,冰层缓缓碎裂,化作一团冰蓝色火焰在虚空中一哄而散,胖子向前踉跄几步,极力想维持住自己的身形,却还是没能抵抗住身体内传来的虚弱,重重摔倒在地上。

     或许此时不应当被称为胖子了,一身的脂肪被烧去大半,面色也没了红润血色,苍白的似一张白纸。

     白晓站在胖子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轻声说道:“外门有规矩,我还尚且没有那个实力打破,所以暂且饶过你这一命。”

     “今后切勿再来叨扰我,否则便是有七阶以上的修士护着你,我也要斩下你的头。”

     胖子虚弱的笑了笑:“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可组织内高手如云,便是内门那些精英弟子在我天命中也排不上一流人物,你觉得你逃得掉吗?”

     白晓轻笑:“怎么,听你这语气,外门似乎比内门还要优秀几分。”

     胖子艰难的摇了摇头:“内门又怎能和我外门相比,一群没胆子的怂包罢了。”

     见白晓没有搭话,胖子又开始了劝说。

     “组织的规矩,就是外门的规矩,就算是元师叔那种人物,也不敢违背我天命的规矩,你一个小小的一阶修士,还是趁早从了,免得遭受苦痛。”

     白晓嗤笑,眸子间两缕蓝色火焰雀跃一闪而过:“与我何干?你们有你们的规矩,我便也有我自己的规矩。”

     “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尽管来便是,白某人一并承下了。”

     说完,便不再看一眼地上虚弱的人,大步流星赶回自己的屋子内。

     屋内,白晓坐在床上,摸着下巴回仔细味着刚才那一场战斗。

     对于自己观想法所修行出来的寒焰,白晓也不甚满意。

     这种火焰太难以控制,只是粗浅的控制形态发生变化,就已经耗费了他大半心神以及内气,而且威力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厉害。

     阴阳并济听起来似乎不错,但似乎正是因为阴和阳这两种属性互相抵触,才导致寒焰的威能不高,甚至是在温度这一方面,还隐隐有些不如一般的炭火。

     白晓挠了挠脑袋,果然只一味想着苦修是不行的,宗门的劳务多少还需做一些,获取一些贡献点,去找他想要的法门。

     只是不知上清观的藏经阁中,是否会有关于如何提升寒焰的法门。

     白晓默默阖上双目,再次进入观想法状态中。

     门外的胖子躺在地上休息了良久,才挣扎着爬起身,一路跌跌撞撞向着深山里走去。

     走了数个时辰,日暮偏西时,才走到深山里一幢大殿前。

     胖子虚弱的依着门前的一颗圆柱坐下,打出一道内气,注入石柱之内。

     不多时,一道人影从大殿内掠出,落在胖子身前。

     赫然正是在清晨观察新入门弟子的那名男弟子。

     男弟子一脸惊诧:“三儿,你这是怎么弄的?”

     胖子,也就是三儿,挥了挥手,有气无力说道:“那小子争斗的经验颇为丰厚,不小心着了他的道,中了一记寒焰,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男弟子皱了皱眉:“就算是中了寒焰,以你的能力,抵着寒焰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三儿摇了摇头:“组织内关于寒焰的记载出错了,那种火焰极为刁钻古怪,我这种偏向守御的修士和他争斗最为吃亏。”

     男弟子背起三儿,一步步向着大殿内走去:“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们会尽快加强情报的收集。”

     三儿躺在男弟子背上,也不挣扎,犹豫了许久,轻声说道:“长卿,不要冲动。”

     长卿笑着点了点头,眸子中掠过一抹寒光:“我知道,外门那群长老正盯着我,现在不方便我露面,但那小子也不能就此放过。”

     “若开了一个先例,岂不是给我们添上许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