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规矩(上)
    说到底,白晓他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借着龚师祖的名号,为自己谋取一些隐形福利。

     对于龚师祖而言,他白晓不过是一个可要可不要的棋子,寒焰稀有但还不至于举世只有他白晓一人。

     白晓紧了紧手掌,纤细的手指在攥紧而显得苍白。

     “果然,力量是原罪吗?”

     白晓喃喃自语,血垢蒙身,皎洁月光落在他身上,盖上一层白蒙蒙的光晕。

     怎么可能会甘心做别人手中的棋子,又怎么可能甘心自己的命把握在别人的手中。

     说到底,入了修士的世界,再想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也只是个令人发笑的笑话。

     李师叔面色有些迷茫:“师侄,你刚才说了什么?”

     白晓笑着摇头:“只是能入上清观,还有些梦醒似的懵。”

     李师叔点头:“的确,想我当年能入上清观时,比你们有多不如,从一介布衣入得天山第一门派,真的是一步登天了。”

     白晓颔首,面颊上挂着和润笑意,眸中寒光闪过。

     既然无法安安稳稳的走下去,那便摘下心中那朵菩提花,以剑为心,管他前方会来什么妖魔鬼怪的,斩了便是。

     不管他是什么张元,这个世界钦定的天命主角也好。

     亦或是什么巫师世界的修士,自诩超脱神灵范畴的种族也罢。

     只要他白晓一日尚还在世,这些东西休想再压在他的头上。

     两人沉默着走到一片小木屋旁,李师叔随便寻了个无人的屋子,安排白晓住了进去,并叮嘱他明日清晨在山门前集合。

     一路以来,也路过山门,白晓自然是认得路的。

     小木屋虽然捡漏,但该有的应有尽有,甚至还开了一道泉眼,堆砌成一个天然的温泉。

     白晓脱了衣服,泡进了温泉里。

     随着心念一动,巫师论坛便被打开。

     冷冷清清的论坛,在此时此刻显得无比热闹。

     各种关于今天张元选择了上清观的分析贴、询问帖,还有直接向系统发问的质疑贴。

     正当白晓想点开一个看时,叮咚一声,右上角探出一个提示窗。

     “您的帖子有了新回复。”

     白晓随手点开提示,画面跳转至一道帖子里。

     帖子是粗红加大的字“关于为何张元改投其他门派的分析”

     发帖人赫然就是被他侵占了用户名的“洛尔纳·梵提迪斯”,言之凿凿的说了白晓自己找到书中藏有道藏的事。

     只不过白晓能够免疫巫师世界大能所布下的术法这一事,被刻意的隐埋了下来。

     这张帖子列举出不少证据,还有不少关于白晓的抓拍截图。

     在最下方,洛尔纳甚至贴上了一张悬赏贴。

     “凡是能够活捉住白晓的,并且交付于我的,我将支付一百法则碎片的价格。”

     一百法则碎片,像是溅入水潭中的石块,激起一层波浪。

     白晓眸子渐渐眯起,既然对方并未提及他能够免疫巫师世界的法则,又许以重金利诱,怕是下定了决心要抓住他。

     至于抓住后会做些什么?

     前世实验室里的种种从他脑海中闪过,捆绑在试验台上,取下细胞做一些惨无人道的实验,就像饲养在牢笼里的小白鼠一样。

     不,甚至可能还不如那些小白鼠。

     至少,它们是懵懂无知的。

     而白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肉被取下来当做试验品,甚至是自己的灵魂被拉扯出来,一道一道的分析。

     那比生不如死还要可怕。

     白晓关了巫师论坛,深深吐出一口气,自己决不能被巫师世界的那群人抓住,不然等待他后半人生的唯有无尽的黑暗了。

     白晓站起身,从温泉里走了出来,随手扯了一条粗布,擦拭干净,穿上在一旁早就备好的制式服装。

     中衣长衫,再披一件鹤氅,通体白底蓝纹。

     衣角绣着一朵白色的莲花,昭示着白晓外门弟子的身份。

     没有太多心思研究衣服,白晓翻出那两张随身携带着的金箔,翻取出“天纵神行之术”的那张。

     想让自己不落入别人手中,想主宰自己的命运?

     解决的方法很简单,让自己一直变强即可,强到没有人是你的敌手,强到任何事都可以随心所欲的解决,那就不会再有人为难。

     白晓翻阅着天纵神行术,正反两面皆是撰写着蝇头小字,密密麻麻一片,也不过四五千字左右。

     但就这四五千字,让白晓足足看了一个多时辰。

     “真是一篇奇妙的武技。”

     良久,白晓终于松下了手中的金箔,感叹无比,嘴角却是挂着一丝无奈至极的苦笑。

     天纵神行之术,是他一直以来所见的最为玄妙的武技之一。

     所谓天纵,上天赐予,顺天而行,而天纵神行之术,便是一门跃迁空间节点的身法武技。

     通过感应遍布世界的各种空间节点,进行空间穿梭。

     除此之外,更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自身的敏捷属性,轻声提气。

     这样的一门武技,已经算不上是身法的范畴,而是属于一种诡异的空间穿梭术,具金箔上记载,修炼至大成,甚至可以穿梭世界位面。

     白晓摸着掌心中的金箔,说不定等日后这门武技修炼至大成,也能去那方巫师世界看看?

     只不过,这门武技的修炼条件太过于苛刻。

     需一瓶等阶三品的丹药作为辅助,且不说三阶丹药的价格有多昂贵,单单金箔中所附带的药方中记录的那些药材,其中大半,白晓都是闻所未闻。

     唯一知道的几株,也都是天价的存在。

     比如那枚青龙草,吞噬青龙之气,在至阳之地蕴养十年,方才能诞生出这么一株,只此一株的价格,就能买的下半座城池。

     而这样的一株青龙草,在整个药方中连主料都算不上。

     更别说那些白晓从未听闻过的,天罗果,尘缘香等等药草。

     长路漫漫,道阻且险。

     白晓随手把金箔抛在一旁,也不担心这门武技丢失,伸手又捞起记载着“周天星辰观想法”的这一张金箔。

     入手的分量明显比白晓刚获得时重了几分。

     金箔上的画面也更加清晰了几分,星辰表面流转着的神纹也更加灵动。

     白晓紧盯着这张金箔,重重叹一口气,挠了挠脑袋,把一头长发揉成一团。

     巫师论坛中倒是列举了不少机缘,可偏偏对这些机缘如何使用是半分没有做说明,他也不方便在论坛上发帖。

     万一是让洛尔纳注意到别人能使用他的账号发帖,第一个被怀疑的必定回事白晓。

     那样做也只是白白给自己身上再添一些麻烦,还不一定能够起到白晓意想中的那些效果。

     努力摇了摇脑袋,把一些庸杂的思绪排开,他现在的首要目的是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那群巫师可不是什么善茬。

     他能够侥幸杀死一次,并不代表他就能杀死第二次,尤其是当那群巫师对他有所防患的时候。

     盘膝做好,白晓很快就进入观想状态。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翌日清晨。

     山中传来一阵黄钟大吕声,浩荡威恩,不动声色的将白晓从修炼中拉扯出来。

     微微张合眸子,两道蓝光从他眸子中涌出。

     说来也奇怪,自从龚师祖在小舟上折腾了他一遍之后,体内的内气不减反增,隐隐触及到一阶中阶的境界,也就是巫师口中的蕴气初阶中段的层次。

     白晓起身,整了整衣袍,打了个盆冷水洗了把脸,就向着山门走去。

     一页的修炼,倒并未让他有多少饥饿感。

     走了约有一刻钟,便到了山门,硕大的广场上,已经来了不少人,人多却极为安静,不见一丝纷扰吵闹声。

     多数是盘膝静坐。

     也有不少迎着山雾朝霞,欣赏着一深山中的美景。

     白晓冷眼看着这一切,寻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又一刻钟后,一道流霞从天边飞来,落在广场正中央的石碑之上,是一名身材颇为高挑的女子,一张脸生的冷艳,高冷清寒,给人以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一名道童打扮的少年走道石碑下,恭恭敬敬的说道:“元师叔,新入门弟子共二百三十一人,已全部到齐。”

     元师叔颔首,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少年少女,轻启朱唇,缓缓开口:“你们是这一批加入我上清观的弟子。”

     “或许在俗世中,你们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天骄。”

     “但在上清观中,你们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员,给我放下你们那些无所谓的骄傲和自豪,这些在上清观只会让你过的很惨。”

     “上清观的规矩很少,只有三条,但违反之后的下场很惨,我不希望我手中的剑不会沾染你们的血。”

     元师叔清了清嗓子,一股威压从她身子里透露出来。

     软草知风,以元师叔所站立着的石碑为圆心,广场上的杂草,以及四周所种植的树木,皆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倒去。

     元师叔轻喝一声:“你们这些小鬼,给我听好了!”

     “我上清观的门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