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潜伏暗杀
    准备好这一切后,白晓才放心的坐回到光秃秃的床榻上。

     然后取出怀中的两张金箔,“天纵神行术”暂且放在了一旁,白晓拿起“周天星辰”观想法。

     白晓暗暗叹一口气,对于这门观想法并未抱有多大的指望。

     这一道法门虽说是观想周天星辰,但这一张金箔上,硕大的纸页中只刻画了一颗星辰,栩栩如生,似从九天之上摘下放入纸中,星辰外的火焰也灵动的似真的一般。

     但总归是没有周天星辰的那般宏伟、博大的气魄。

     白晓也曾听闻酒馆里的佣兵们提起过,所观想之物越多,这门观想法所能施展出来的神通手段也就越多,理所当然的代表这门观想法也就越强。

     他手中这一门观想法,怕是最次等级的那种,不过至少是有了一门观想法,足以让他走上修炼的道路,等日后修炼有成,花费些心思再换一门观想法便是。

     观想法是修行法门,观他物,想修行,而映照自身。

     白晓盘腿坐正,五心向天,半阖双眸。

     摒除杂念,脑海中缓缓浮现印在金箔上的图纹,一轮染着浩荡火焰的星辰。

     随着意识的渐渐沉入,脑海中的那颗星辰的形象也渐渐清晰起来,虽然围着一圈火焰,但星辰并非是太阳那种极为耀眼的星辰,而是泛着一种幽暗的亮银色光泽。

     清凉,似在他的神台上汇聚了一泓清泉般。

     只是那修士所独有的温润的内气,白晓始终没有感应到。

     三天后,屋子里铺了薄薄一层尘土,白晓端坐在床榻上,身旁摆着半碗清水,水面上浮着一层灰蒙蒙土尘,水碗旁是半块肉干。

     整整三天时间,白晓足不出户,饮食也都只是简单的对付了一下,脑海中的那方星辰法相,越发清晰。

     是一颗极为玄妙的星辰,圆润如青玉,其周缭绕着一圈浩荡的火焰,却不似寻常火焰那般灼热灵动,而是如寒冰一般,幽暗、寂灭,颜色也是同冰晶一般的淡蓝色。

     但就算如此,白晓依旧没有感受到那玄奥的气感,只是体魄、精神相较于以往而言,更加强壮了几分。

     修士所独有的神秘力量,内气这种东西,白晓依旧没有淬炼出来。

     不过白晓也不心急,半阖眸子盘腿坐着,修炼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他也不觉得自己是那种三天就能修炼出气感的天才。

     夜幕渐渐降临。

     白晓简单的吃了一些肉食,继续打坐。

     叮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铃铛响声,惊醒了白晓,两道黑影从远处走来,定在了门前。

     啪——门被猛地推开,牵动门上挂着的细线,一动全发,机关启动,两只袖箭从门缝里射出,迎着月光,甩出一道颇有些刺目的寒光。

     门外的黑衣人,却早似有准备般,未卜先知的转身避开,只是速度比袖箭要稍慢了些许,让袖箭插着手臂飞过。

     噗嗤,是袖箭划破衣袖的声音,尾勾上还带着一块细碎的肉块,甩出一条红绳似的血线。

     高瘦黑衣人甩了甩自己受伤的那条手臂,冷声道:“我当日看这小子神情不对,果然,他是能听到我们之间交流的。”

     矮胖的黑衣人眸子里印着一道诧异神色:“没想到几位大人的咒术,竟然会在这个小世界有失效的例子。”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偶然有一个特例罢了。”

     高瘦的黑衣人看着自己渐渐发麻的手臂,皱起眉头:“这小子在暗器上涂毒了,心思倒是挺缜密的。”

     矮胖的黑衣人瞥了他一眼:“怎样?能撑下来吗?”

     高瘦黑衣人眸子里透露出一抹绿光,在手臂上一扫而过:“不是什么致命的毒,只不过是毒猪身上的毒粉。”

     “法则数据化下的躯体显示,每秒对自身造成三点伤害,以我现在具象化的生命值,加上小回复术的效果,大约还能够撑六分钟。”

     “果然,不愧是能和天命主角一争高下的人物,就算是还未踏足修炼也不容小觑。”

     “中毒状态下,我们两所掌握的低阶治疗术起不了多大的效果,只能勉强拖延时间,虽然浪费这个法力值有些不值得,但尽快解决吧。”

     高瘦黑衣人就像之前在坊市里谈论白晓的性命一样,冷静、淡漠的分析着自己手上的毒伤,不见他脸上有一丝一毫对于死亡的恐慌。

     “六分钟啊。”矮胖黑衣人摸了摸下巴,与他同伴一样,漠视着他的生命缓缓流逝,颔首应道,“也不算短了,虽然会折损一条性命,但有这小子在,就算把这三条命全都消掉了,也都是物有所值。”

     高高在上,神灵般冷漠的神态,话语里驽定了他的性命和未来,这种似羊羔般待人宰割的感觉,让白晓心中极度不适。

     强压下这些负面的情绪,白晓吞咽了一口口水,强镇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矮胖黑衣人轻蔑一笑:“你这种低位面的生物,没有资格知道我们的名讳。”

     高瘦黑衣人挥手,阴沉着声调说道:“别废话,直接动手,免得生出什么幺蛾子。”

     迟疑了几分后,又补上一句:“别下杀手,注意留他一条命。”

     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枚泛黄的符箓,向空中一抛,手中结出一道符印,一道灵光从指尖涌入符箓内。

     急湍的水流从符箓内涌出,冲向黑衣人面前的地板上,带起一阵叮啷响声。

     水流冲到白晓面前的时候,已经疲软无力,象征性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脚面,翻了个身,造不成半点杀伤,可却将白晓辛辛苦苦布置下来的陷阱尽数摧毁。

     白晓强压下内心中的惊慌,吞咽一口口水。

     乏力的四肢,只是三天不曾见面,就肌肉显现,气血流转如河,白晓直感觉,那身躯内所蕴含的力量,比他还要大上几分。

     三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真是半点假都没有,短短三天,这两名黑衣人就从一名凡人,成为掌握内气的修士。

     这可不是刚迈入修行的粗浅境界那么简单。

     一般人迈入修炼门槛时,也只是内气锤炼肉身,力气、体魄、精神强于凡人许多,但还尚不足以运用内气,能够使用内气的,皆是肉身已经被蕴养了许久才会有的成果。

     白晓曾远远见过一名初入修炼境界的修士,那人所带给他的悸动,远远不足于面前的这两个人。

     果然是因为他们曾是修士,在穿梭世界时,力量被消耗了的原因吗?

     这才让他们两个人,能够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掌握内气的运用。

     矮胖黑衣人挥手一招,手腕里一道绿影挥出,落在空中,啪一声炸裂,洋洋洒洒的绿色粉尘从空中落下。

     “迟缓术!”

     白晓只觉得身上似多了一层全方位的负重,就连眨眼和心跳的速度都是慢了一分。

     这种诡异的手段闻所未闻,白晓曾所见的修士手段,皆是大开大合的杀伐之术,这种能够影响人体的能力,实着让他有些胆颤。

     矮胖黑衣人转了转脖子,问道:“你说这小子的价格会有多高?”

     高瘦黑衣人邪笑道:“这样的一个特殊的试验品,在议会的那些大巫师的手中,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交易到足够我们进阶到天人位巫师的物资。”

     “蛛网束缚术!”

     矮胖黑衣人一张手,一道白茫茫微光从他手中飞出,落向白晓的头上。

     白光在空中化作一张白花花的巨网,网丝上流动着一道道黏稠的半液体状的丝线。

     白晓有些慌张,掐了自己腰间软肉一下,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眼瞅着像是蛛网,留给他的时间也不足以躲闪,一咬牙从怀里取出一张火折子,几下引燃了火苗后,快速的扔向那张巨网。

     巨网遇火便燃,带着火焰飞向白晓,只不过还未飞到白晓头上,便烧成了一滩灰烬,飘飘扬扬飞满了一整个屋子。

     矮胖黑衣人丝毫不意外:“有几分眼色。”

     高瘦黑衣人瞥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泛着惨淡的苍白色,正向外流出一道道腥臭的脓水。

     “没时间浪费了,我还有两分钟,这毒素会随着时间叠加的。”

     高瘦黑衣人冷哼一声,抬手一道青光打出,带起一阵劲风。

     “风刃术!”

     青光呼啸,带起一阵破空声,漫天长风卷起,化作数柄无形利剑,斩向白晓。

     白晓紧紧盯着黑衣人,瞥见动作,便向身侧一翻,只是在迟缓术的作用下,速度似慢放了般,有心闪躲,却还是被一道风刃打中,在大腿上割出一条极深、极长的伤口,让他一时间动弹不得。

     高瘦黑衣人踩水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晓。

     白晓面色绯红,额头上冷汗打湿发梢,一咬牙,刚想翻身跃起,高瘦黑衣人便抬手,一记黑光从他指尖流出,落在白晓身上。

     “束缚术!”

     嗡——

     黑光化作一条狭长的锁链,捆住白晓,将他从头到脚似粽子一样的紧密包裹起来,仅留下一个头还有受伤的那条腿裸露在外。

     高瘦黑衣人淡漠的看着白晓,语气漠然:“真是可悲的下等人,就算运气好能够逃脱大能者的规则,眼界和能力也决定了你的归属。”

     “安安分分的当个试验品吧,若是你有价值,未免不能给你一个巫师世界住民的身份。”

     抬起的手没有落下,反而泛起了一阵微亮的白光。

     “微光治疗术!”

     白光落在白晓受伤的大腿上,狭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缓缓结上了一层黑厚的血痂。

     高瘦黑衣人转头看向身后的同伴:“交给你了,我的时间差不多了,怪我自己不小心,在这还能折损一条命,希望这小子交换来的东西能满足我的胃口。”

     矮胖黑衣人点头,狭促笑道:“行吧,你就安心的去吧。”

     话音落下,高瘦黑衣人的伤口中,喷涌出一道血线,整个人体在一瞬间都变得虚幻透明,身形虚无,身后张开一双极为宽厚的羽翼,透过屋顶,向着屋外飞去。

     啪——虚无人影上升的动作突然一顿,一道金光从倏忽从那人的体内飞出,以极快的速度涌入白晓体内。

     白晓一脸震惊。

     自己平日里观想的那颗星辰,兀自浮现在他眼前,冰晶色的火焰雀跃,散发着一股压迫的悸动,火焰中灼烧着那道被他掠夺而来的金光,一缕极为淡薄的灵气,开始在白晓体内缓慢的生成。

     矮胖黑衣人眼中似乎是看不到那缕金光,亦看不到那道被冰晶色火焰包裹住的星辰,走近身来,缓缓蹲下身子,一脸看起来憨厚和润的笑容:“你把你的那些藏书放在哪了,或者说你把那两门道藏放在哪里了?”

     白晓依旧一脸震惊。

     倒不是还沉浸在刚才高瘦黑衣人消失的诡异画面里,也不是突如其来的修成观想法的惊喜,而是他的耳边,竟然传来了一道分不清男女的机械声。

     “杀死大世界种族法则数据躯体一具,掠夺其身所携带的世界法则,掠夺“具象化”法则,天赋具象化。”

     “掠夺“侦查系统”,已启动,消耗部分精神即可使用。”

     白晓的眸子落在矮胖的黑衣人身上,他的身侧被各种密密麻麻的绿色光屏包裹住,视线与刚与黑衣人接触,触不及防的,白晓的眸子里也是一道绿光闪过,一道同样泛着绿色幽光的屏幕,悬浮在他的身侧。

     也幸好矮胖黑衣人和他之间的距离足够接近,白晓眼中的那道绿色光屏混杂在矮胖黑衣人的光屏里,让他没有即刻间发现异样。

     “姓名:洛尔纳·梵提迪斯

     种族:人类(巫师大世界)

     性别:男

     能力值:下级蕴气位巫师(一阶大圆满)

     友好度:敌对

     当前状态:对你不设防备,因实力低下而含有轻蔑心思。”

     目光又落回到自己的身上,同样有一道绿色幽光的屏幕。

     “姓名:白晓

     种族:人类(玄元下位小世界)

     性别:男

     能力值:普通人类(极其强壮)(初窥蕴气境)

     当前状态:因对未知事物而产生的惊慌,并对面前的人抱有杀意。”

     矮胖的黑衣人见白晓没有回答,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我问你话呢,你把那两门道藏放在哪里了?”

     白晓动了动手腕,身上的黑色锁链的束缚正在慢慢消失,大半是因为施法者的死亡,而逐渐化作灵气消散,还有一部分,却是化作了最纯粹的灵气,涌入了他的体内。

     突然,白晓挣扎着起身,黑色锁链似腐朽的布条般被白晓轻易震碎,几道碎片无声的掉落在地上,化作一道黑雾消散在空中。

     白晓握紧偷偷摸摸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尾刺,没有多余的动作,狠狠扎入面前的这个黑衣人的体内。

     麻痹的毒素混杂毒猪的毒粉,一起留在了黑衣人的身体里,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猝不及防中了招,那混杂的毒素,让他在这片刻时间里,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