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圣门弟子
    夜深了,客人不似白日里那么多,白晓的酒菜很快就呈了上来。

     白晓拦住将要退下的小二,怀中掏出一枚银叶子,塞入小二的手里,轻声说道:“和你打听个事。”

     小二眼中闪着亮光,搓了搓银叶子,小心翼翼的收回怀里,热情回应道:“客官您说,只要我知道的,绝对都告诉您。”

     白晓问道:“这圣门招收弟子,是什么时候的事?”

     小二麻溜的回应道:“再过三天就是了,客官您也是要参加的吗?我看您一表人才的,一定会成为上师的。”

     白晓拱手:“多谢吉言了。”

     小二腼腆一笑,他这话只是看在银叶子的份上恭维几句,白晓自然也不会当真,能混在这里的人,都是见人说人话的油饼子,全信的那就是二傻子。

     草草吃完,白晓就赶回了自己的屋子。

     取出托小二帮他买的外伤药,在伤口处敷上,继续盘膝坐在床上,屏息沉神,观想星辰。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竟然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修成了观想法,但既然修成了,便是一件好事,至于其中的原因,一时半会想不清楚,白晓也不想多做研究。

     让他想不通的事太多了。

     之前在他脑海中浮现的声音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他杀了那两名黑衣人之后,会得到他们身为“巫师”才会有的东西。

     为何,自己这方世界,明明那么强大,但也只是别人的游戏场。

     这些都暂且放下,等到他在那群“巫师”的压迫下,有足够的实力保证性命的时候,再去多做研究吧。

     神念沉在识海中,那一颗星辰缓缓转动,引动体内的气血澎湃。

     在白晓怀里,他所看不到的地方,那一张铭刻着观想法的金箔散发着一圈淡淡的亮银色光晕,引动四周的天地灵气,化作一条条头发粗细的细线,顺着毛孔涌入体内。

     倒不是直接被白晓吸收,而是如磨砂石般,打破涌流的血气,从那血气中锤炼出内气,汇入他的丹田之内。

     修士第一境:蕴气,便是从自身的血气中淬炼出内气,从而迈出超脱凡人的第一步。

     等到日后将内气转变为灵气时,方才可以称得上是超脱凡人的境界。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白晓寸步不出屋门,每日的吃食也都是小二定时定点的送上来,花销虽大,但和自己所定的目标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城南,落枫坡。

     今年圣门招收弟子的仪式,便是在这里举办。

     白晓一早便赶了过来,即便如此,也只是勉强占了一个稍微靠前的位置。

     圣门的修士尚未过来,白晓也不着急,静坐养心。

     一名留着短发的少年慢慢凑了过来,轻轻拍了拍白晓的肩膀。

     白晓睁开眼,看了一眼打扰他静坐的人:“怎么?有什么事吗?”

     少年自来熟的说道:“兄弟你也是来参加圣门招收弟子的?”

     白晓轻笑道:“碰碰运气而已。”

     少年转身在白晓身边坐下:“你想去哪个门派呢?”

     白晓抬手摸了摸下巴,轻声说道:“只要不是青云宗都可以。”

     少年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可是听说青云宗有上古流传下来的好东西,去了之后说不定有机会得到上古秘宝,从而一飞冲天了呢?”

     白晓眉头微微皱起,微微挥手,一个侦查便落在少年的身上。

     “姓名:张元

     种族:人类(玄元下位小世界)

     性别:男

     能力值:蕴气境下阶圆满(一阶圆满)

     当前状态:正在有目的性的蛊惑你”

     白晓看后眉头皱的更深,毅然决然的摇头拒绝道:“不,如果青云宗有上古的好东西,又怎么可能会使排名最低的一个宗门。”

     少年没有说话,深深望了白晓一眼后,轻声道:“好吧,那就不打扰兄台了。”

     白晓颔首,摆正了姿态,又继续静坐起来,内心里的盘算,却打的飞快。

     张元来找他了?

     还是有目的的蛊惑?

     可在这之前,他俩莫说认识,就连见面都没有过,难不成是冥冥之中的运气,让他自然而然的找上门来?

     而另一端,翘崖下。

     张元一脸阴沉的摸着手中的戒指,咬着嘴唇问道:“师傅,难不成真要随着他去其他门派。”

     戒指上微濛濛白光一闪而过,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传出:“为了你的筑道之基,最好是随他走一趟。”

     张元说道:“不能和他交换修炼法门吗?”

     戒指中的老者说道:“不可能,千竹纸志在必得,那门观想法必须配合千竹纸才能修行,否则还不如一门最低等阶的法门。”

     张元皱着眉头:“那青云宗的上古传承怎么办?”

     戒指中老人说道:“先放一边,那上古传承不急于一时半会,可那千竹纸有些棘手,若是等到那小子突破到三阶,千竹纸同他神魂融合,你可就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张云紧了紧手掌,咬牙道:“好,青云宗的事暂且放一边,等千竹纸拿到手再做打量。”

     白晓自然不知,依旧是静默的打坐,脑海中充斥满满对于张元异常举动的分析。

     等白晓到落枫坡约有三个时辰后,一道流光从天边飞来,赫然是一把极其巨大的铁剑,铁剑坐着气人,身着青袍,为首是一名个头矮小的男子,面如幼婴,但眸子却如刀似剑,常人所不有的坚韧。

     身后六个皆是十五六年岁的少年少女,背负硕大的剑匣。

     “这是天剑门的上师!”

     “乘风御剑,真是让人羡慕,我若是能拜入天剑门下该多好。”

     御剑者,相对于其他修士而言,多了一份潇洒,这也正是天剑门虽不是名列第一的门派,但却是所有有志修行的少年少女们最仰慕的门派。

     白晓抿了抿嘴唇,眼眸里亦有一丝渴求之色,若是能拜入天剑门下,也是一件极好的事。

     天剑门七人刚落地,另一边一道彩霞横铺而来,七色虹霞炫美、花团锦簇。

     彩霞上,有三人渡步而来。

     一步数十里,赫然是化地成寸的手段。

     天剑门那名幼儿装的修士瞄了一眼,轻哼一声:“落霞宗的人,还是这般爱炫耀。”

     这一声冷哼,生生压制住在场人群的纷纷议论声,虽然依旧热闹非凡,但相比于天剑门人来时,要冷清了不少。

     不少小女生目露神采,这种绚丽的出场方式,的确是吸引了不少年芳少艾的女孩。

     “落霞宗!”

     这是仅次于天剑门的宗门,不擅长杀伐之术,极为擅长心幻阵法,医疗毒药这些在寻常修士眼中旁门左道的东西。

     落霞宗的三人还未落地。

     一道金光刺破彩霞而来,落霞宗那三人面色剧变,却不敢发一声报怨言语,收了神通紧随在金光身后,向着落枫坡飞来。

     天剑门的幼童修士收了一脸的倨傲神色,面对金光中的人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见过龚师叔,没想到上清观今年竟是龚师叔亲自出马。”

     这金光中被称为龚师叔的人,赫然就是天山一脉第一宗门的上清观的修士,而且看似地位不低的样子。

     金光在幼童修士面前停下,光晕缓缓散去,露出其中一身黑衣的修士,面如玉,眸如星,唇红齿白,俊美的少年郎模样。

     龚师叔瞥了幼童修士一眼:“蓝剑童子,没想到你竟然迈入四阶,成了金丹境修士了。”

     蓝剑童子乖巧道:“恩师教导有方。”

     落霞宗的三人才堪堪赶到,同样恭敬的行礼问候。

     龚师叔倨傲的一点头,轻声问道:“青云宗的人呢?”

     蓝剑童子答道:“尚还在路上。”

     龚师叔皱了皱眉头,轻哼一声:“若非是他家师祖与我等有旧,又岂会这么便宜他们。”

     人群东面,突然一阵熙攘。

     一名发福的中年男人,一身锦衣拨开人群,向着落枫坡上走去,笑嘻嘻的腆着脸。

     “让一让啊,让一让。”

     “嗳,谢谢您嘞,祝您行大运,发大财。”

     中年男人虽然身材臃肿,身手却颇为敏捷,不多时就从人群中挤了上来,走到三个宗门来使面前,嘻嘻哈哈行礼问候。

     “小子青云宗外门长老赵青,见过蓝剑师叔,见过落霞宗三位师叔,见过龚师祖。”

     白晓面露诧异之色的盯着那名中年男人,他没想到青云宗竟然会派出这么一人,与其他三个宗门相比,逊色太多。

     油嘴滑舌的模样,更像是世俗中的商贾,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修士。

     只能说不愧是天山一脉中最差的一个宗门。

     龚师叔一挥衣袖,面色阴沉:“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

     蓝剑童子颔首,伸手一招,身后一名少年便是缓步走了出来。

     少年走到人群面前,运气沉声:“此为我天山四圣门招收弟子,有修为在身的,来坡上接受检测。”

     蓝剑童子掐了一道法诀,身后剑匣一道紫光飞出。

     轰——

     紫光落在地上,溅起一阵土尘,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巨龟驮担。

     石碑上隐隐有宝光流转,更刻有玄妙铭文。

     白晓起身,脚下发力,雀跃而起,几个起伏间便是落在了那块石碑前,与他一同来的还有数十来人。

     其中有三人,一身黑衣,散发着与那两名“巫师”一般无二的危险气息。

     白晓瞳孔缩起,不动声色的挪动身子,同那三人,隔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