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夜城
    夜城

     余东信很快就把我的行李给弄了回来,我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心里实在好笑,皱着眉看着自己找来的苦力——徐京北给我费力地搬着行李,其实也没多少东西,也就是两三个收纳箱和行李箱,因为是号称“他的军装打了我的腿”。

     “无图无真相!”徐京北气急败坏地朝他嚷。

     余东信几乎拿鼻孔对着他,高傲地说,“我女朋友的腿,是你说看就看的么?”

     徐京北好几次想朝他抡拳头,但是看了看腹黑出名的余东信,又默默地把行李放了回去。

     我眼看着身材完美比例的军装帅哥给我做苦力,这心情多难以言喻啊,但是想到他和安木生气,我竟然也在心底说了一句——活该。

     所以这幅画面是这样的:经过心理斗争的秦葡献抱肩愤恨地看着徐京北,给女朋友出气(……)的余东信抱肩愤恨的看着徐京北,徐京北扛着大号收纳箱边走边愤恨的看着秦葡献和余东信…………

     总之就是私仇罢了……

     徐京北做完苦力,满头大汗的坐在沙发上,热的脱下了军装外套,我抬头一看,是忘记开空调了。

     虽然已经九月份,但今年的A市异常的热,现在都还穿着短衣短裤,但是徐京北这样的人,每天穿着军装外套,可以想象的热。

     可是余东信是这样告诉我的:京北这种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大尾巴人给伺候的周到,穿着厚外套又能热到哪里去。

     我无奈的笑笑,把空调给他打开,一看表已经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可是公寓里很长时间没有人住,厨房也什么吃的都没有,我正和余东信商量着去哪里吃饭,不远处的徐京北坐在沙发上无力的嚷着,

     “给爷来碗方便面就行了!”

     我疑惑地想了想,小声地问余东信,

     “他体力这么弱么?搬了点东西都累成这样了?”

     “这几天他轮休,原本打算陪安木的,结果吵架吵成了那样,徐京北又不愿意回家,成天晚上去泡酒吧,在我的酒店套房里住了好几天了。”

     我听完捶了他一拳,“那你还让他来搬东西!”

     余东信用“还不是因为你”的眼神看着我,我被羞愧的低着头,转身进了厨房。

     三个人抱着方便面吃的画面真是温馨,我在面里放了些娃娃菜芯,甜香可口。

     吃完饭以后,我刚要洗碗的时候,手机清脆的铃声就响了。

     “葡萄,快来救我,我在酒吧喝酒忘记带钱了。”安木的声音听起来很迷糊,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了。

     我又着急又恼火,脱口而出,

     “你在哪个酒吧?喝了多少?没人欺负你吧?”也许是我的声音有些大,正和余东信在客厅说话的徐京北,跌跌撞撞慌乱的跑过来。

     我刚刚挂掉电话,看着徐京北满脸的惊疑,

     “是她么?她怎么了?”他急急问我。

     我点了点头,

     “在‘页’喝酒,没有带钱。”我刻意说的随意,想看看他着急去找她的样子。

     果不其然徐京北抓起外套就跑了出去,我笑着看着余东信,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他也颇为好笑的抿了抿嘴角,随之走过来扶了我的腰,低头在耳边吐着热烫的气息,但却没有继续,只是安静地抱着。

     好久没有声音,忽而听见他低沉认真的声音响起,

     “明天公司又要开始忙了,有可能不怎么回家。”他咬了咬我的耳朵,“那你也只能睡半张床。”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你也太黑了吧,都不回家了还不要我睡整张床?”

     余东信装作一本正经,“我这是教你怎么给我留存在感。”

     他松开我,慵懒的朝浴室走去,“我去洗澡了。”

     我看着他高高的个子,随意的步伐,心里莫名的平稳安静,有你在,就是幸福。

     **

     他在我身后抱着我,温热的手掌很有力,紧紧地贴着我的小腹,我从背部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似乎两个人的心跳重叠到一起。

     我想到了些什么,开口问她道,

     “阿东……你,你爸爸妈妈的感情好么?”

     他顿了顿,似乎不解。

     “怎么问这个?”他疑声问,“从我有记忆以来,他们相处一直很客气,虽然不算甜腻,但是更像过一辈子的夫妻。”

     他说完更紧的搂了我,把下巴放在我的颈窝。

     我听了以后呼吸都有些不稳,又小心地问,“那,上次,你妈妈为什么把我带走,你知道原因么?”

     我忽而想起对于上次的事情,他竟只字不提,我很疑惑。

     可他却说,“凡是和我关系好的异性,如果她不了解,就一定会暴怒,所以从小到大我都不会和太多女□往。”

     “就因为这个?”我提高了音调。

     他“嗯”了一声。

     “那……”我刚要说话,其实是想今晚渐渐把事情说出来的,但是却被他打断了。

     “好累……我们睡觉吧。”

     我话哽在喉,什么也没有说,翻过身紧紧地搂住了他,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就是可以感受出他的温暖和爱。

     **

     果然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已经走了,看着镜子上他贴的小字条,再看看镜子里自己头发乱糟糟地拿着字条抚着脖子傻笑的样子,周一的早上也没那么糟。

     字条上写着:桌上有早饭。

     余东信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好手艺,做饭精致好看,味道普普通通但是也算美味,我一看表已经快八点半了,冲进洗手间穿戴好以后抓起桌上的三明治就往外跑。

     其实我也想学开车的,但是对于母亲出事的事情,心里还是有很大阴影,到现在也不敢学车。

     A市的地铁很发达,我本想去乘地铁,但是生怕时间来不及,出门就打了出租车,到了骏师以后,还没来得及把余东信给我做的三明治吃掉,上了楼就听说有人在接待室等着。

     我一边走一边疑惑,大星期一的早上,谁能来找我呢?

     推开了沉重的玻璃门看到了窗边在晨光下的男人,他缓缓转过身子,我仿佛都不会呼吸了,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眼里带着些不知是歉意还是惊讶的东西,死死盯着我。

     我呆滞了两秒钟,动作有些迟缓,从旁边接了两杯茶水,小心地放在桌子上,调整好呼吸才敢开口,

     “秦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我努力直视着那个以往被我叫做“爸爸”的男人。

     他眼底划过一丝伤痛,“献献,你……你过得好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卑微,我有些生气,凭什么他要委屈?他有什么可委屈!

     “当然好,我们在法国的时候,没有人说我是野种。”我不知从何处学来的犀利,冰冷地把话抛在眼前,可是眼眶却一阵酸涩。

     他的手哆嗦着放下茶杯,精美的瓷器发出“咯咯”的响声,我有些尴尬,不知是不是心里自然而然带出的些许愧疚,轻咳了两声。

     他犹豫了好半天,我倒没有不耐烦,只是还不知他为何而来。

     “献献……爸爸错了,你……你已经回了A市,原谅爸爸好不好?”他几乎带着乞求,看起来落寞至极,我听完他的话,似乎眼泪马上就要奔涌,但还是被强忍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

     “为什么?”我问他。

     他头上的灰白色头发刺着我的双眼,脸上因为紧张带着些颤抖,

     “其实……你妈妈的事情,你一定也知道,当时都怪爸爸不好,不该说气话,把你也逼走,爸爸后悔了很多次,可你这一走,就是六年啊……”他也哽咽着,抬头直视着我。

     我却没有勇气直视他。

     “回来和爸爸住在一起好么?就离开你妈妈……一阵子而已。”

     呵,原来是还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

     “她死了,”我平淡地打断他,“她三年前在法国出了车祸。”

     至今我也不知自己是如何说出这么狠戾的话来,如此平淡让我对自己有些陌生。

     不出所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屋里半晌没有声音,最后我说,

     “这些年来,你不是也过得不错么?有了新妻子和小女儿。……那天我见到她了,长得比我漂亮得多。我们的交集,就截止到我十八岁为止吧。”十八岁那年,你亲手把我轰出家门,我也认清“没有父亲”这个事实。

     他僵硬的脸上带了些柔意,“橘子么?”他笑了一下,却刺痛了我的眼睛。“你也觉得她很漂亮么?”

     我实在听不下去,起身准备离开。他却没有慌忙的把我叫住,在我身后径自说,

     “可是橘子很可怜啊,生下来就得了病,移植干细胞,血型却难配得很,她随我的血型,可是我老了,身上各种小病大病,医生说根本不予考虑。”

     我脚步停下来,抑制住心痛勉强的开口,

     “怎么?我没记错的话,我和你的血型是一致的,想要我救你的小女儿么?”我等着他说出那个‘对’字,好让我心痛到底,痛到底就好了。

     他却慌乱的摇着头,“怎么会……不是……我不是……”

     父亲的语无伦次每次都让我很心疼,好像他做错了一点事情,生怕我会责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