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知否
    知否

     我依旧光鲜亮丽的回了骏师,梁李拍拍我的肩膀,“休息好了么?”

     “嗯。”我淡淡的笑笑,又成了那个淡漠的秦葡献。

     公司很忙,连我这个助理都开始跑东跑西,不过自从上次那件事情过后,整个骏师都对我客客气气,生怕梁李会迁怒到他们,这也挺好,省了我很多麻烦。

     “秦葡献,去把今晚的活动安排一下。”梁李没有抬头,沉声说道。

     我转身出了门,取了材料才发现今晚是和余东信的公司见面,我在我的小办公室正愁不知用什么理由请今晚的假而来回踱步时,门却忽然被打开了。

     梁李倚在门上,脸上没什么表情,西服外套随意的解开扣子,环着肩问我,

     “晚上是不是和余氏的人吃饭?”我点了点头,不知他是何用意,他却忽然说,“你别跟来,我带陈总监去。”

     几乎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我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梁李低笑一声,待我回过头时他已转身回了办公室。

     我知道梁李别有用心,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

     **

     晚上早早的下了班,我回家歇了一会,换了一身运动装出门瞎溜达着。

     不知不觉走到了那家馄饨铺,闻着味道实在是很香,就走了进去。

     老奶奶的头发又白了许多,六年未见,身子骨却是一样硬朗,我要了一碗馄饨,坐在桌边等着,忽然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份馄饨打包。”林周柔柔软软的声音传来,我不仅回头,她也看见了我。

     她愣了一下,坐在我对面。

     “秦葡献,好久不见。”她面带笑意,我倒有些拘谨。

     “嗯,好久不见。”我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不怎么想与她说话。

     只是心里疑惑着她怎么也知道这个地方。

     “来吃馄饨么?”我忽然问。

     “不是,”林周笑了笑,“是给东信带的,他爱吃这家馄饨。”

     我闭口不言,心里的猜测被证实,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他今晚不是在外面应酬么?”我小声的说了一句。

     林周竟然不问我怎么知道,“嗯,你不知道吧,东信在外面聚餐从不吃太多东西的,都是回家以后才吃饭的。”

     是啊,我当然不知道了。

     我深呼了一口气,艰难的点了点头。

     “你们……同居了么?”我看着林周好看的脸庞,发丝随风晃着,心底犹如击鼓一般忽上忽下。

     看着林周幸福的点头,我呼吸都有些紊乱,馄饨已经上来,我却连勺子也拿不起来了,右臂的伤又在泛疼,勺子一下掉在碗里,

     “你没事吧?”林周给我递了纸,关切的问道。

     我摇摇头,勉强扯出笑意,“我忽然想起还有事情,先走了。”

     在桌上留下整钱连找钱都不等,就慌乱的离开了。

     还是……躲在屋里的好。

     那时我和他只是同学的时候,就知道林周喜欢他,这是个比唯青更为矜持的女孩子,端庄得体,长得也漂亮,我当年自知比不上她,可意料之外的余东信却和我在一起了。

     算是我先表白吧,有点夸张的被动表白吧。

     整整一本对他的感情日记,被恶意的偷走复制成了好几百份在学校广为流传,他表达了意外与失望,留给我一个无奈至极的背影,我病了一个多星期后决定转学。

     在我做出决定的那个下午,连千说放学要和我谈谈,约我在很小资的星巴克。我看着落地窗下的车水人流,出神了很久,余光瞟到前方一个人坐下,刚想扭头和连千说话,

     “连……怎么会是你。”我只差没抽气了。

     “我不让连千约你,你会来么?”余东信熟练地点了咖啡,正视着我。

     “你想说什么?”我在桌下捏着手指,不敢抬头看他。

     “秦葡献,”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你干嘛要转走?”

     我想,他可能是听了连千说的我要转走,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才来找我的吧。

     “想转去更好的学校。”我的头愈发低了。

     “可是我不同意。”余东信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一句。

     换我抬头看着他,用眼神询问着。

     他开口了,“因为我不愿意。”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余东信放下咖啡,趴在桌子上下巴垫着手臂,离我很近的说,“我想了想,那晚你问‘还像原来一样好不好’,我说‘不好’,算对也不算对,因为现在是你喜欢我,我还在考虑。”

     我根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我缓缓地坐正,把心里的每一条疑惑都认真的过了一遍大脑,

     “余东信,你不用因为我要转走就可怜我的。我知道自己是个挺卑鄙的人,利用友情来换取爱情的暧昧感,你只是还没从我们‘关系好’这种现象中脱离出来,如果你冷静的考虑过,你会觉得我的确是个卑鄙的人的。”我说了一大串,余东信没怎么听,看看窗外看看我,

     “说完了?”

     “……嗯。”

     “我也考虑完了。”

     “……什么?”我皱皱眉头,脑子里一头雾水。

     “我答应你了!”余东信笑容满满,“记住,这可是你倒追的我。”

     回忆又汹涌的袭来,这场景六年以来时时刻刻也忘不掉,我无可奈何,却又总是想起。

     我跑出馄饨铺后,林周竟然追了上来。

     “秦葡献!等一下。”林周有些匆忙的跑过来,穿着高跟鞋的她当即崴住了脚,我跑过去扶住她,却还是晚了一步。

     我蹲下身把她的高跟鞋从一个路坎中取出来,动了动她的脚,

     “怎么样?还好么?”我觉得自己有些好心了,分明是多管闲事。可是也不能不管她。

     “我还好,先去那边的咖啡厅坐一下好么?正好想和你谈谈。”林周恳切的眼神很真挚,我看着她脚都崴了还想和我谈谈,只好应允。

     “一杯蓝山,谢谢。”我看着林周眉眼弯弯,有礼貌的点着饮品,淑女气质尽显,我要了一杯白开水,捧着杯子静静喝。

     “其实,我是想好好和你谈一次,有些疑惑,你不讲,我和东信不问,就会越埋越深,对谁都不好的。”林周声音软软糯糯,任凭谁听了都会心疼。

     “你想知道什么?”我淡淡问,望着窗外,二十八楼的景观,这些窗外高空的世界,永远要比看人舒服。

     “当年为什么离开?”林周急急地问了出来,连漫不经心的我都听出她的急迫,我有点诧异地看着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问出了这个揭人伤疤的问题。

     “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很快恢复镇静,压制住回忆向外冒的迹象。“我不能告诉你。”

     林周浅笑,纤细的手指捏着小匙搅着咖啡,

     “就这样?”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冷,我不知是何用意。

     点了点头,杯中的水温有些低了,难以温暖我冰凉的手指。

     “你一句‘自己的原因’,想过东信的感受么?”我紧紧捏着水杯,看着她的咖啡轻烟缭绕,没打算打断她。

     她表情变得愈发冷起来,带着遮掩不住的些许愤恨说,

     “余东信等了你几个月,任何联系方法都是无用,抱着‘秦葡献明天就会回来了’的期待度过了大一一年的日子,大二终于接受你已消失的事实,篮球社也不去,每天就是宿舍,教室两点一线,眼圈永远都发着黑,脸色永远都苍白着。”

     我眼内雾气缭绕,躲避似的再次看向窗外,这种鼻子一酸,依旧用老办法对付着。

     可是心痛却止也止不住,蔓延到四肢百骸都发酸,我咽了咽口水,假若镇定的啜了一口水。微抖的牙关却把玻璃杯撞得‘咯咯’直响。我慌乱的拿开杯子,继续听她说着。

     “我受他母亲的拜托,每天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他极不情愿去,每天都那样厌烦的吼着我,眼神凌厉的可以杀人。可是日复一日,一个疗程就是半年,两个疗程以后,他终于看起来像个正常人,却开始像机器人一样接受着家里对他的企业接班人培训。我再也没看见他在高中时的那种笑容了,每天疲惫不堪,倒头就睡,人家大学都在谈恋爱,写论文,可他的大学生活就是查报表,想合同。”

     林周眼圈也变得微红,看起来对余东信心疼不已。

     我还在继续听,心里却像被挖了一个不知有多大的黑洞,一点一点腐蚀着全部神经。

     “然后呢?”我抖着声音问出来。脸上还是那副完美的淡漠表情。

     “呵,2008年的时候,东信为了家里公司的业务去了四川,那天……你一定知道地震的那天。东信他们所在的地方地震很严重,幸好他们反应很快,没有一个人受伤。”

     我的右臂突然疼起来,紧紧地攥着杯子紧咬着牙,还好,那时他没事。

     “我在他回A市的那天,在机场扑到他怀里,担惊受怕使我真正直视了我的情感,陪在他身边这些年,他常常从梦中惊醒,抓着自己的手机就给你打电话,只有那个冰凉的女生说的‘您拨打的是空号’才能让他冷静,才能让他清醒。他总是在挂断电话后独自躲进洗手间,我能听到他压抑的哭声,秦葡献,你可能很难想象,我当时真想杀了你。”

     林周紧蹙着眉看着我,眼里的恼火和愤怒真真扎在我的心里,我低着头,轻轻捏着我的右臂,一言不发。

     林周红着眼滴落很多眼泪,她抿着咖啡,声音一下有些小,弱柔的说,

     “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她带着无奈与讨厌,表达了对我最大的厌恶。“他每天都在查,查你这些年的一切,即使你伤害他,抛弃他,回来揭开他的伤疤。……他却还是围着你转,转个不停。关注着你的一切,忽视了他自己的世界。”

     来不及说话,我忽然看见窗外有个身影急急地冲进这栋大楼,连忙问,

     “你叫了余东信来接你?”我有些害怕,还带着刚刚收不住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