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厉无笙反噬
    谢无衣的血煞蛊径直的朝着苏明远冲去,不过苏明远身边流转的玄炁化作了一个护罩,将他护在了里面。

     那些朝着苏明远冲过去的血煞蛊全都被这个护罩给拦住了,谢无衣瞧见了,也不禁感到一阵头疼。

     要知道苏明远并不是玄修,根本就不懂得如何运用这些玄炁,这个护罩也不是他施展出来的,而是他手上的那件宝物自动护主而生成的。

     根本就毫无任何的技术含量,完完全全就是以绝对纯度的玄炁压死你,若是换上任何一个其他的玄士,只要有一两手压箱底的玄技,那自然不是问题,但谢无衣他没有啊。

     对于一个刚刚走上玄士道路的人来说,玄技这种东西还是太过珍贵了,若是他没有这手驭蛊的本事,以及赤地朱蛤的存在,那么他就与一般的玄士没什么区别,自然也不会来到这里闹事、夺宝。

     现在谢无衣与苏明远之间就存在了一个僵局,苏明远空有强大的玄炁却不会施展,只能被动的使用,而谢无衣则是没有强悍的底牌,一个攻不进去,一个打不过来,余下要等的就只是赤地朱蛤与那条金龙分出胜负了。

     同样的,这种被动的局面也不是苏明远想看到的,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一次的事情他确实是因为没有想到谢无衣竟然能够收服五毒教的蛊王,现在他最主要的手段被赤地朱蛤限制了,他也没什么其他的攻击法门了,但他手中的那件秘宝有。

     不懂得使用玄炁的他只得用自己的意志来催动自己掌中的秘宝发动攻击,而谢无衣的血煞蛊则是环伺在苏明远的周围,就算这些小家伙一时攻不进去,它们也会在这里寻找机会。

     一旦苏明远的护罩出现一个缺口,那么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这道口子扩大,然后将苏明远给送葬。

     至于谢无衣则是在细细琢磨,反正现在金龙与赤地朱蛤打的是五五开,加上五行生灭的道理,火克金,赤地朱蛤会胜利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的五五开只不过是因为那件秘宝的气息影响到了赤地朱蛤的发挥,这个小家伙虽然对于这股力量十分的贪心,但也有着一股惧怕的心情。

     所以现在的赤地朱蛤所发挥出来的力量不过是完全发挥的七成罢了,现在谢无衣还要分心对它进行诱导,扫清它的恐惧,只要赤地朱蛤将自己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将战局掌控那是必然的事情。

     至于谢无衣研究出来的新蛊虫,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动用的,毕竟凡事都要给自己留下一张底牌,这张底牌也许就是自己翻身的资本。

     而赤地朱蛤在谢无衣的诱导之下,也开始愈战愈勇,渐渐的摆脱了源于天性上的畏惧,汹涌的地火从它的口中喷涌而出,一度将金龙给压制住了。

     也得亏这条金龙不是真正的龙种,而是凡俗之人雕刻的物品,虽说外貌神似,但终究还是缺少了真龙的那种睥睨天下的霸气与灵性,赤地朱蛤自然能够很快的从那种卑微的态度中醒悟了过来。

     随之而来的则是无穷无尽的怒火。

     作为半只脚踏入了玄兽大门的赤地朱蛤,在玄炁的进化下,它渐渐觉醒了它们玄兽一族中的血脉记忆,而龙族则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赤地朱蛤自然要对其抱有一定的敬意。

     但同样的,在抱有敬意的同时,它们也是在梦寐以求的获得这种强大的力量,所以赤地朱蛤才会对这股气息又喜又怕。

     不过现在在谢无衣的告知下,它得知了自己对面的那条金龙不过是个冒牌货,是个假的东西,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才让它身上淤积了那么浓厚的龙气。

     赤地朱蛤在得知这件事情的真相之后自然勃然大怒,一口地火就从自己的最终喷出,想要将这个欺骗了自己的冒牌货给干掉。

     果然,在这团地火的侵袭之下,这条冒牌的金龙就很快显露出了颓势,火克金,这在五行轮转之中,是天地间最为基础也是最为牢固的定论。

     更何况赤地朱蛤口中的地火也不是寻常世间的凡火,而是玄修们专门用于;炼丹炼器的火焰,其温度炙热非常,威势无匹,就算是一般的玄修都无法操控此等火焰,只有那些高深的炼丹炼器大师才有可能掌控这门神通。

     现在却是这个小家伙的天赋神通,不得不说这小家伙的天赋确实不错,也不枉费谢无衣的一番培养。

     苏明远看着显露出败势的金龙,眉头紧皱,他这边还没研究出这股力量该如何使用,自己最大的底牌就要败了,若是真的如此下去,那么他就会沦为谢无衣的阶手下败将。

     这对于一个一生未败,性情骄傲的人来说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也许一次的失败就有可能彻底毁了这个人,但也有可能会让这个人涅槃重生,知耻而后勇,化作真正翱翔九天的凤凰。

     但这些都不是苏明远的选择,他这个人傲极一世,从来都不会轻易认败,不到最后关头,谁都无法确定最后的胜利者到底是谁。

     更何况这一次他将谢无衣引回帝都就是为了,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够收服谢无衣,获取玄修秘法,至于陆吾生只能说是意外之喜了,能博百家之长自然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现在才刚刚寻到了一丁点的苗头,只要金龙继续拖住谢无衣与那只红色蛤蟆,那么最终的胜利依旧是他的,但现在没人能够帮他拦住谢无衣,至于梅长苏再怎么强,也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是参与不到玄修的战斗中的。

     就在这是,躺在地上,失去了陆吾生控制的厉无笙竟然发出了一声巨吼。

     “啊——!!!”

     这一次厉无笙的声音不再似之前如同野兽一般,而是恍若一个活人。

     至于被梅长苏抓出殿外的陆吾生则是吐出一口鲜血,双眼失神,不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尸傀反噬,他一具刚刚踏入玄士修为的尸傀怎么可能会出现尸傀反噬,不,我不相信。假的,这一定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