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人造玄脉
    “贤弟,你年少好勇斗狠,争名夺利,这些大哥本就不好说你什么,毕竟你习武多年,为的终究不过是名和利二字,但你这次是真的让大哥我太失望了。”

     十五年前,气息奄奄的厉无笙被人送到了他的大哥夏侯轩的家中,夏侯轩对着自己认下的这个弟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算了,竟然你们都是兄弟,又何必讲究这些呢,若你真的不想他涉身江湖,当年就不该留下那本武学秘籍给他,现在他造成这番境地,说到底,你也有一份责任。”作为夏侯轩内子的冯雪陌看着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厉无笙,对着夏侯轩斥责道。

     “你,你一个妇人家的懂什么,这能算做一回事么。唉,罢了,罢了,说到底我当年给他留下那本武功秘籍,也是现如今的源头,不过现在无笙伤势如此严重,我却是不好出手施救啊。”

     夏侯轩对着自己的爱妻,有些气急,向出口指责,但终究还是转变了口气,将话题放到了厉无笙的身上。

     现在的厉无笙真的可以说是进气少,出气多,稍不留神,下一刻就可能气绝当场,夏侯轩还有功夫指责他,也不得不说他的大心脏了。

     听着夏侯轩说的话,冯雪陌也有些苦恼,皱了皱眉,当初他们刚刚来到大夏,人生地不熟的,他们的儿子更是患上了风寒,加上他们自己本身也身负重伤,无法施救,就在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身死的时候。

     厉无笙出现了,将他们唯一的儿子给救了下来,夏侯轩夫妇更是在他的家中得以稳定伤势。

     当初夏侯轩看厉无笙习武心切,却又没有名师指点,索性就教了他两手,这一来二去之下,这对亦师亦友的人,在最后竟然成了结拜的异性兄弟。

     也算是命运弄人,在夏侯轩离开之后,厉无笙发愤图强,自学了夏侯轩留下的一本武功秘籍,之后更实在江湖上闯出了寒衣铁剑的名头。

     这一次厉无笙为了一件事,竟然公然挑战四大匪寨的头领,结果被人打成重伤,奄奄一息,若非他最后奋力逃脱,让人送到了夏侯府,那他就真的死了。

     冯雪陌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自己的相公,那个眉头紧锁的男人。

     轻声开口说道:“相公,不若我们将那东西用在二弟身上吧。”

     夏侯轩听到冯雪陌的话之后,也是一滞,略有思索了一会,然后问道:“什么东西?等等,莫非你说的是那件东西?”

     “就是那件东西,当初让我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里的东西,谁都不知道那群家伙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让这件东西落到他们手中还不如现在用掉,当初他救了浩儿一命,更救了我们的性命,现在我们将这件东西,救下你二弟的性命也不是不行,也权当做我们送他的一场机缘,至于日后如何,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冯雪陌一脸凝重的说道,让夏侯轩陷入了沉思。

     当初他们为了这件东西,不惜受重伤,导致修为倒退,终身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现在却用在一个不关紧要的人身上,这真的值得么。

     夏侯轩的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初在那个山野山村中,他们与厉无笙生活的点点滴滴,最终还是决定将那件东西拿出来。

     夏侯轩双手翻动,一个用黄色锦布包裹着的长条盒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截晶莹剔透的骨头形状的东西。

     看着这件东西,夏侯轩也有些唏嘘,当初他们为了这截人造玄脉,不惜承受重伤,逃到这片遗弃之地,现在就这样用出去,说舍不得自然是真的,但为了救人,就算真的用了那又如何。

     “这截人造玄脉内含玄机,究竟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但只要将这截玄脉植入他的体内,那么无笙的性命自然无虞,只要他日后机缘足够,获得玄修之法,自然能够一飞冲天,我们能帮他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冯雪陌看着夏侯轩手中的玄脉,开口的说道,话语之中满是唏嘘。

     说起来当初他们也是玄师修为的玄修,但为了这东西,修为大跌,根基尽毁,掉入了凡尘,修为稳定在了玄士三重,若没有什么大机缘,终身不得存进。

     这件东西留在他们的手中,说到底还是浪费了。

     现在有使用的地方,那他们自然不会吝啬,这东西说到底在手中也不过是一个定时炸弹,时不时就会炸在自己的手里,还不如用出去。

     随着夏侯轩将那截晶莹剔透的骨头植入厉无笙的体内,冯雪陌手指翻飞,天地间的玄炁仿佛受到了他的号令,进入了厉无笙的体内,开始修复他身体的创伤。

     画面跳转,重新回到大殿之内,厉无笙的咆哮止息,他脑海中的回忆也到这里戛然而止。

     谢无衣与苏明远都有些忌惮的看着暴起的厉无笙,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已死之人,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

     不过厉无笙却不会这样无动于衷,他体内的玄炁完全变成了血红色,似乎在鼓动着他将眼前的这些一切活物都杀干净。

     至于赤地朱蛤则是趁着苏明远这一个失神的瞬间,将那条金龙给彻底吞入了自己的口中,然后跳到了谢无衣的身旁,低声鸣叫着,似乎在护卫着谢无衣一般。

     而苏明远手中的残破玄器更是大放光芒,对着厉无笙发出了一种名为敌意的东西,汹涌的玄炁从上面迸发出来,化作一条玄炁神龙,发出震天的龙吟。

     谢无衣则是有些忌惮的看着苏明远,刚刚放出去的血煞蛊全都收回了自己的袖摆之中,这些血煞蛊根本就无法面对现在的场面。

     “咕蛤~~~~~~~~~~”赤地朱蛤的声音十分的低沉,同样以怒视的目光看着厉无笙,不知为何,这似乎是源自于它们血脉记忆深处的一种厌恶,对于此刻厉无笙的厌恶。

     一柄血剑从厉无笙的掌中出现,带着无穷无尽的血煞之气,朝着谢无衣与苏明远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