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真言蛊
    “谢供奉,你看看当初袭击的人是他么。”苏明远在陆吾生压上来的时候,对谢无衣问道。

     谢无衣自然毫不作伪的到陆吾生跟前走了一遭,然后仔仔细细的看了陆吾生一遍又一遍,最后才确定的转过头对苏明远说道:“没错,陛下,当初在我住宅中袭击我,杀死黑衣卫的就是此人,不过出手的是厉无笙,此人也只是在远处旁观,现在二者一同出现,现在想起来当初确实有些蹊跷。”

     陆吾生听着谢无衣的这番话,也是满脸懵比,脑袋里一团浆糊,他这几天一直躲在帝都外炼尸,去哪里有功夫去袭杀谢无衣啊,这家伙明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过现在他说的话,在场的人肯定没人会相信,毕竟谁会去相信一个阶下囚的话,而苏明远在得到谢无衣肯定的回答之后,朝着梅长苏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梅长苏则是直接飘到了陆吾生的面前,有些端疑的看了看他,然后手指灵动的在他的身上连点了几下,陆吾生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玄炁竟然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泄流现象。

     陆吾生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糟老头子,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不通玄炁的凡俗武者,能够泄了他体内的玄炁,还这般的轻而易举。

     要知道他在被擒来的路上就没有停止过自己体内玄炁的凝炼,为的就是看清幕后主使是谁,然后以强势的手段,将东西拿走,继而远走高飞。

     但这一切都被眼前的这个糟老头子给破坏了,只不过在他的身上轻轻点了几下,他的玄炁就一泄如注,他怎么拦都拦不下来。

     梅长苏自然不会去管陆吾生那怨毒的眼神,径直转过头,躬身朝着苏明远说道:“启禀陛下,的确是玄修无疑,只不过修为较低,不知根底,但还是应该身居玄修功法的。”

     “嗯,麻烦梅长老了。”苏明远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对着梅长苏道谢道。

     对于这些人,苏明远还是十分尊重的,毕竟别人帮你,你连一些感谢的话语都没有,自己手下人都会寒心的。

     不过在得知陆吾生是玄士的消息肯定之后,苏明远也从他的龙椅上走了下去,慢慢地走到了陆吾生的身前,看着他,有些不置信的问道:

     “你真的就是那些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玄修?现在看起来也不怎样,还以为都是三头六臂的怪物,看来这所谓的玄修也与我们这些凡人一般,都是从凡登仙的。”

     陆吾生听着苏明远的话,脸色有些狰狞,对他怒喝道:“你懂什么?你们这些生活在遗弃之地的凡人,恐怕终身都没有修玄的资格。”

     “修玄的资格?”苏明远很快就抓住了陆吾生话中的主要点,然后转过头看着梅长苏,眼中满是疑问之色。

     梅长苏看见了苏明远疑问的眼神,抱拳躬身说道:“是老臣老糊涂了,没与陛下说清楚,修玄其实也是要看天赋的,人生而得天赐,体内孕有玄脉的人才能修玄,老臣当年就是因为体内不具有玄脉,所以才被玄修一途挡在了门外。”

     “原来如此,那么该如何确定自身是否具由玄脉?”苏明远也不想再去怪罪梅长苏的隐藏之罪,现在的他想要知晓的就是如何确认自己体内是否具由玄脉。

     “陛下,这个恐怕比较困难,当年老臣是欲加入一个门派,然后门派中的测玄仪才能看出一个人自身是否具有玄脉,这名玄修修为不过玄士三重,身上应该没有这般贵重的东西。”梅长苏恭敬的说道。

     “那大长老说该怎么办?”苏明远也没有生气,只是十分冷静的问道,不过任谁都能听出他的话中出现了些许的寒意。

     这让梅长苏有些害怕,害怕苏明远手中的那股力量,不是黑衣卫,而是他自己的力量,想到了这里,他急忙说道:

     “陛下不用担心,您既然能动用那件东西,那么玄修功法,您自然也能学,不必担忧。”

     苏明远听着梅长苏的话,也微微的点了点头,那件东西,神异非常,自然不是凡俗应有的东西,应该是玄修的东西,能机缘巧合落入他的手中,甚至还为他所用,自然就表明了他自己很强的机缘,现在修玄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行的事情。

     当然了,苏明远是不会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这虚无缥缈的运气上的,只不过相比起那测玄仪,他心底冥冥之中感觉那件东西更加的厉害。

     甚至他心底还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喊着他修玄,只要他能成功修玄,那将又会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所以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梅长苏再三的忍让,不让以他的性格,知道梅长苏对他有所保留,那么梅长苏就一定会死,就算他是天人境界的武者也一样。

     “哼,你们在那里说的那么好,就真的以为我会把我的功法交给你们吧,你们就死心吧,不过是一群凡俗之人,竟然还想着觊觎我等玄修的至高秘法,就算我死了,也不会交给你们的,你们就死心吧。”

     陆吾生面色狰狞的说道,完全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苏明远转过头看着他,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说道:“呵,这件事可由不得你了,谢供奉,此事还要麻烦你了。”

     看见苏明远叫到了自己,谢无衣也知道到了起自己作用的时候了,跨步走上前,躬身行了一礼,然后看着陆吾生,手上爬出一只细小的虫子。

     对着陆吾生介绍到:“这乃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真言蛊,顾名思义,就是让你吐真言的,我问什么你就得说什么,不过这个过程比较痛苦,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你所说的那么硬气了。”

     陆吾生听着谢无衣的介绍,以及他身体周边不时散发的玄炁,似乎是在肆意炫耀着什么一般。

     随着谢无衣将真言蛊放入他的口中,看着他狰狞的面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