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行迹暴露
    “嘁,这群狗腿子,还真会找时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找了过来。”陆吾生感知着屋外缓慢靠近的人,他能清楚的感应到,那是六扇门的捕快以及血玉坊的杀手,这两帮人不知什么时候混到了一起。

     陆吾生一边朝着厉无笙输送着玄炁,一边啐了一口,恶狠狠的说道。

     现在的他可是炼制本命尸傀到了关键的时刻,这帮家伙这时候竟然找上门来了,要知道在刚刚这帮家伙才找过这边,怎么会那么快就折返回来呢?陆吾生可以说是十分的不解啊。

     其实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在六扇门的捕快与血玉坊的探子搜查失败之后,铁无情与血娘子就亲自加入了调查了,不过相对于跑在最前沿的炮灰,他们二人自然是稳坐大后方的。

     而血娘子也知道铁无情加入了搜查,那么自己的探子就绝对会被对方给揪出来,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坦白,两帮人手合力绝对能超过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所以在铁无情和血娘子的指导下,这帮家伙很快的抓住了陆吾生的蛛丝马迹,然后在经过了三天的排查,终于把他揪了出来。

     而且还是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为的就是抓住他的马脚。

     其实铁无情他们在昨日就已经发现了陆吾生的踪迹,不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而是很好的隐藏了下来。

     通过暗中的观察,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时机,那便是现在。

     铁无情与血娘子站在远处,看着自己手下的人朝着陆吾生所在的宅子缓缓前进,他们的心底都有些愉悦,长达数月之久的神秘人物终于要揭开他的面纱了。

     他们倒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大胆,敢拿他们动手,示威,他们要让这个神秘的家伙好好的尝尝愚弄他们的代价。

     皇宫之内,黑衣人跪在苏明远的身前,叙述着铁无情与血娘子联合一事,然后将最近几日的事情一一说出,特别是说道监视谢无衣的黑衣人身死一事,让苏明远突然变了脸色。

     不过片刻之后他又恢复了过来,然后让黑衣人继续叙述接下来的事情,当说到黑衣人死于铁衣寒剑之下,经过排查,确认为厉无笙所为的时候,苏明远的脸色则是出现了稍稍的缓和。

     看模样,应该是那个神秘的玄士与谢无衣交战了一场,至于那黑衣人则是受到了波及,被杀死了。

     而那名玄士依照供奉殿内的长老所言,应该真实实力并没有达到天人的境界,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横扫武者的实力。

     不然谢无衣绝对会死,而不是好好的活着。

     至于苏明远为什么知道谢无衣还活着,自然是因为他对于这个人的认识十分的深刻,可以说放眼整个大夏武林,百分百能杀得他的人只有皇宫供奉殿内的那个大长老。

     这倒不是说谢无衣的武功有多强,说起来在顶尖高手之中,谢无衣其实只能算得上中下等,铁无情与血娘子都在他之上,甚至那个死去的杜宽都可以说武功比他高。

     只不过谢无衣的手段十分神奇,完全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才让他闯出了偌大的名声,同时也将他自己的实力加至到了顶峰。

     只是那个从传说中的玄士手中活下来的人,只有见识过更高的境界,才有有着突破的机会,在那位大长老的叙述中可以得知,其实玄修也不是那么的无人能敌,至少低阶的玄修对于他们这些武者而言还是能够战胜的。

     所以苏明远在知晓这件事情之后便让黑衣人退了下去,不过在黑衣人临走之前,他还发布了一个命令,那便是,将那个神秘的家伙,活着带回来。

     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站在大殿之内,苏明远看着顶上的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金龙,仿佛他的体内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一般,一股骇人的气势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若是被黑衣人看见,他一定会震惊,这位向来不修武道的皇帝陛下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不过这股气势稍纵即逝,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在皇宫供奉殿深处打坐运功的大长老差距到了这股气机,猛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叹息了一声,继续自己的修行。

     苏明远看着金龙,嘴角衔着一丝笑意,别人都认为皇宫之中只有大长老这个绝世高手在镇着,却不知,真正的最强战力是他这位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九五之尊。

     谢无衣的住宅之内,葫芦中进行自我锤炼的赤地朱蛤发出一声悲泣的低鸣,似乎刚刚察觉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气息。

     让它体内的玄炁暴动了起来,一股灼热的气息随即充斥整个练功房。

     谢无衣用手轻轻拍打着葫芦,传出一股奇特的韵律,慢慢的让赤地朱蛤冷静了下来,不过谢无衣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皇宫的方向,仿佛透过厚厚的墙壁能够看见皇宫中发生的一切一般。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对于现在的谢无衣来说的确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看赤地朱蛤如今的表现更加确定了他回到帝都的猜想,在皇宫之中,果然有着一件好宝物,在吸引着赤地朱蛤,而且这件东西,赤地朱蛤还十分的惧怕。

     能让一只玄兽这样忌惮又想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会是好东西呢。

     对于这样的好东西,他谢无衣自然不会错过,不然他回到这里不是白回来了么。

     将赤地朱蛤安抚下来,谢无衣放下葫芦,走出了自己的练功房,看着屋外的阳光有些刺眼,整顿整顿自己的衣服,看着皇宫,谢无衣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去。

     时机以至,现在需要的只是等待。

     陆吾生处,陆吾生看着渐渐逼近的六扇门捕快,不由得加快自己体内玄炁的运输速度,现在的他真的是可以说,想走都走不了,只能拼死一搏了。

     伴随着六扇门的捕快一脚把门踹开,厉无笙紧闭的双眼猛地睁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