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撕破脸皮
    当谢无衣拿出虫子的时候,陆吾生已经彻底没说话了,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家伙就是当时袭杀他的那名玄士,这种将玄炁附着在虫子身上的诡异方式,他只在谢无衣的身上看到过。

     尽管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谢无衣坐收渔翁之利,只能大声嚷道,“你们都被他利用了,他也是一名玄士,我没有偷袭过他,这一切都是他的算计。”

     谢无衣脸上的笑容则是越发的灿烂,开口说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什么?我入供奉殿七载,底细清白,你说我是什么玄士,未免太过可笑了吧,到了现在你还想着混淆视听,伺机逃跑么,这真言蛊,你就安心的服下去吧。”

     谢无衣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将陆吾生的嘴弄开,然后将真言蛊扔到了他的肚子里。

     然后转过头对着苏明远躬身说道:“陛下,真言蛊以让其服下,只需稍等片刻,就能见成效。”

     “嗯。”苏明远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对着梅长苏说道:“既然如此,那么还要有请大长老将谢供奉一起拿下吧。”

     谢无衣脸上的笑容有些凝滞,有些疑惑的看着苏明远,仍由梅长苏将他擒住,而苏明远则是顿时变了脸色,满脸怒容的对着谢无衣说道:“大胆谢无衣,你真的以为你当初私藏玄修功法一事,我真的一点都不知情么。”

     听到了苏明远如此说,谢无衣面容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根本就无法让人察觉,露出笑颜,说道:

     “陛下言重了,臣一心一意为大夏,为陛下,何来私藏功法一事,陛下切莫让这名贼子的胡言乱语给迷惑了。”

     苏明远没有去管谢无衣,而是走上了自己的桌案,拿起上面的一封密信,径直扔到了谢无衣的面前。

     谢无衣自修玄之前就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目力惊人,这点距离,他还是能够看清密信上的字的,而修玄之后更不用说,只是轻轻一徶,就看清了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在这张纸上,记录了谢无衣自接到任务之后一切的行踪,甚至还有谢无衣提到情报的事情都被记录在了上面。

     看着这一张纸,谢无衣脸上的笑意更浓,拍了拍手,说道:“厉害,真是厉害,不得不说,你的手段真的很高明,就算是被我下了蛊的心腹都甘心为你卖命,想必之前你派来监视我哦的黑衣卫就是你用来麻痹我的手段吧。不得不说,你做的真的很好,我自认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竟然都被你察觉到了,不愧是苏明远。”

     “大胆谢无衣,你竟然敢直呼陛下的真名,你莫不知这是万死难辞的大罪么,更何况你此刻还是戴罪之身,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么。”梅长苏在听完谢无衣的话后,径直开口,怒喝了谢无衣一顿。

     要知道当初就是他亲自出手将谢无衣招揽进来的,甚至还有培养他成为下一任大长老的想法,但谁知这家伙竟然私藏祸心,为陛下办事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万死都难辞其咎。

     “好了,别说了,大长老也不是识人不明,只是我们都太低估了你这家伙的野心罢了,从将你招入宫中,成为供奉的第一日,我就知晓,你是一个不甘心屈于人下的人,但我还是将大量的任务交予你,你知道这是为何么?”苏明远看着已经被梅长苏擒住的谢无衣,有些惋惜的说道。

     “呵呵,这我自然知道,无非就是因为我的能力很强罢了,你苏明远用人不看出身,没有任何的歧视,只要有能力,你都会重用,而我恰恰是其中最杰出的那一个。”谢无衣对着苏明远的话做出了回答。

     若是被其他人听到,肯定会认为谢无衣在自吹自擂,但苏明远却肯定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没错,就是因为你的能力强,我自认为我能驾驭住你这条毒蛇,所以我才会大力的培养你,万万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要知道你本可以在那几个月的时间离开大夏的,关于你的这份情报,其实是在你获得功法的三日之后才送到朕的面前的。”

     “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像谢供奉这样的人,竟然也是一个痴情之人,为了一名死去的妻子竟然以一人之力覆灭了苗疆的五毒教,当这个消息送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敢确定,你是真的拿到了玄修的功法,并且修炼成功了。”

     “五毒教的实力在皇宫中也有着档案的记录,百花姥姥乃是绝世高手,加上她们镇教蛊王的存在你,就算大长老出手都不一定能将其覆灭,你却做到了,你不觉得你的实力晋升速度实在是有些快了么。”

     “所以你就怀疑上了我对么,甚至还利用那件镇国宝物,将我重新吸引回帝都。”谢无衣这时突然插口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不惜耗费巨大的精力,将你重新吸引回帝都,为的就是你身上的玄修功法,还有你。”苏明远说着将话题重新引到了谢无衣的身上。

     说到了这里,谢无衣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是十分的放肆,身上的玄炁喷涌而出,将梅长苏都震开,完全没有任何收敛的想法。

     “你还真是自大,你以为成为了玄修的我,还会甘心被你驱驰么。说到底我回这里,这个家伙也只是一个附带的东西罢了,他那本玄修功法对于我而言可有可无,我要的是大夏的镇国宝器。”谢无衣也没有再继续伪装下去的必要了,径直撕开自己的伪装,对着苏明远说道。

     “你真的以为,你吃定朕了,今天就让朕告诉你,玄修也不是无敌的存在,至少现在的你,在朕的面前,你还没那个能耐。”苏明远径直的开口说道。

     “是么?”谢无衣看着苏明远,腰间的葫芦里传出一声低沉的蛙鸣,“蛤~~~~~”。

     两人之间,形成一个无形的气场,就如同一点就着的火药包,随时都会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