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不好 有毒
    黑暗的别墅里面很诡异,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挟持着一个女人,若是在瓦罗兰大陆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变成一个瞬间嗜血的魔鬼,但是现在,李承言感受不到任何的能量从自己手里的女人身上传出来,

     “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来到我家里”李承言压着嗓子问道,又听见了这个熟悉的声音,是自己的承言哥哥,承言哥哥醒了,自己的承言哥哥醒了,颜颜眼泛泪花,不管脖子上架的手刀,转身抱住李承言就是一阵嚎哭“承言哥哥,承言哥哥,吓死颜颜了,你吓死颜颜了”。

     很懵逼的感觉,刚刚还挂着狞笑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一张相当懵逼的脸色,什么意思?承言哥哥,谁是你的承言哥哥,感受到怀里激动地直跳脚的女人那两团柔软,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下腹升起,然后胀痛。

     意识到什么的颜颜放开李承言顺手打开灯,然后脸色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李承言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的融入到自己已经变成人类的思维上,你见过哪家螳螂穿过衣服?李承言回过神来细细的大量眼前的这个雌性,对就是雌性,在螳螂的眼里,人类除了公的就是母的,很漂亮,跟拉克丝的美丽不同,眼前的雌性更能激起自己的欲望,对就是欲望,没有交配的功能不代表虚空兽没有欲望,被李承言盯的颜颜已经是头晕目眩了,被自己喜欢的人注视一种幸福,但是从没有赤身相见的男人顶着就是害羞了,颜颜羞红的眼睛已经隐隐湿润,看的李承言有事一阵搏动,却不知该怎么做。

     “承~承~承言哥哥,你~你先穿上衣~服好么?我~我~我~”颜颜话还没有说完就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李承言尴尬的摸了摸头,才想起来,这个人有这个房子的钥匙,还叫自己什么承言哥哥,可能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的家人吧。衣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李承言看见那根矗立在自己身体上的棍子时,李承言嘴角微杨轻声说道:“哇~我是个公的”,

     颜颜发誓,活了20年就没见过这样的人,承言哥哥受伤以后变傻了么?竟然在客厅里扶着自己的,的那个东西说自己是公的,颜颜止住羞愤恼怒,将衣服一把仍在李承言的脑袋上,李承言被从震惊中惊醒过来,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疑惑的看着颜颜。

     “承岩哥哥,你,你先穿上衣服,咱们再说别的,”看着李承言呆滞的目光,颜颜想到一件不好的事情“承承言哥哥你不是不会穿衣服吧”看着李承言懵逼的神情颜颜无语了,

     一分钟之后颜颜爆发了

     “李承言,你能不能不要对自己的身体那么好奇!!!!”可能想起现在李承言的状态,颜颜又温柔的说“承言哥哥,咱们先穿好衣服,跟颜颜说,到底是怎么了,好么?”

     两分钟后,颜颜哀求的看着李承言,

     “承言哥哥,您能不能别总是把自己的拿东西拿出来看!!!!”李承言几万年来第一次拥有了这东西,自然会倍加珍惜对颜颜说道。

     “我叫卡兹克~不叫承言哥哥或者李承言,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颜颜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完了,还是失意了。颜颜走过去抱住李承言的身体,将李承言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哽咽道:“你就是我的承言哥哥,你就是,忘了就忘了吧,承言哥哥你好可怜啊~呜呜呜~”又来~!这个雌性好热情,李承言说道,感觉自己的鼻子痒痒的,轻轻的推开颜颜,颜颜正在疑惑,看见李承言的鼻子流出了血,骂了一句,臭流氓,然后不理会,捂着脸回到了卧室。

     “红色的血液么?还真是人类呢,不过~为什么会流血呢?难道这个雌性的胸口有毒?”李承言脑补着因为荷尔蒙分泌过剩引发的流鼻血,是因为颜颜的胸有毒~~~

     “难怪拉克丝的胸那么小,一定是胸部越大毒性越猛烈,可为什么只是出血呢?为什么没有别的症状呢?”李承言接触人类的时间并不长,对人类的一切不是很了解也是必然的,因为盖伦喜欢卡特,所以自己找了一个看着顺眼的调戏一下,这种行为我们称作为:“学习”,或者说是模仿。

     “复杂的人类啊,难怪大章鱼非要研究人类呢,真是奇怪的生物”李承言还在脑补着画面。感觉肚子饿了,恩这个感觉还是和自己以前一样的,饿了就要吃东西,刚才那个冒着冷气的柜子仿佛里面有食物,李承言走到冰箱边上,打开冷藏柜,里面有面包,有蔬菜,“奇怪的人类,为什么要吃植物呢?”打开冷冻的柜子终于在里面发现了肉,

     “啊,冷冻的肉啊,虽然没有新鲜的好吃,但是为了不饿死,将就吧”用手刀切开合适的小肉块,一块一块的塞进嘴里,颜颜看着正在吃生肉的李承言有是生气有事心疼,走过去,拿过肉,就说“饿了不会跟我说么,我给你做饭”虽然还在生李承言的气,但是没有办法,承言哥哥怕真是失忆了吧,毕竟都脑死亡了,出了些奇怪的事情也是可以原谅的。

     李承言对这个雌性没了脾气,以前看盖伦他们吃食物的时候总感觉没有肉有口感,至于什么咸淡香臭李承言是不会理会的,能吃饱就行,管他什么味道呢。反正自己也没有味觉。

     没一会颜颜就把饭做好了看着李承言拿手就要去抓饭,颜颜赶忙递过筷子,李承言看着那两个木棍,不屑的瞥了一撇嘴,但是没有办法,就像是遇见盖伦一样,颜颜是自己第一个看见的人类,这么照顾自己,自己就听下,现在自己是人类了,盖伦说过,想做一个人类就要学习人类的生活习惯,比如说追妹子~咳咳,跑题了,李承言拿着两根木头棍怎么用都永不明白,颜颜看不过眼,对李承言说:“明天我请一天假,咱们去医院看看,好么?”

     医院这个词李承言在瓦罗兰也听过,治疗伤病的地方,“去哪干嘛,我有没有受伤”说起受伤才让刚回到家就被一个挨着一个打击的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颜颜反应过来,当时子弹进的太深,李承言也已经判断为脑死亡,颜颜扒开李承言衣襟看着那个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捂住了嘴,结结巴巴的问李承言什么情况,李承言回答说:“种族天赋”,颜颜虽然不知道李承言什么意思,但是感觉这话不太正常,心疼的又抱住李承言的脑袋,李承言心里大惊,但又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杀掉吧,这个雌性对自己很关心啊,

     “果然是有毒的~”李承言摸着自己鼻子流出的血液喃喃的说道,不过,为什么要给自己放毒呢?李承言实在是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