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我是人类了么?
    茫茫宇宙中,时间和空间纵横交错,整宇宙就像一条河流,河水是由无数的星辰堆叠起来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棵蔚蓝色的星球,星球上蓝白交替,显得是那么美丽,让人忍不住想把它拥在怀里。

     “臭冷脸,你就不能给本姑娘笑一下?整天冷着脸,当心本姑娘告诉我爹开除你”说话的女孩叫杨婷儿,是水木大学的大一学生,杨婷儿的父亲是一个跨国企业的总裁,叔叔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上将,在东北军区任职,杨婷儿的父亲叫杨广,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害怕杨婷儿收到什么伤害所以最近从佣兵里挑了一个专业的杀手随身保护杨婷儿,谁家的少女不怀春,李承言的冷酷和伸手统统的让自己着迷。

     “第一,我叫李承言,不叫臭冷脸,第二,我是保镖不是戏子,第三,保护你的日期还有半个月,半个月以后我就会回到我的战场,而不是这个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地方。”李承言臭着脸跟杨婷儿说道。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哼!本姑娘看中的人你觉得你能走的了?”杨婷儿在心里嘟囔道。走着瞧吧。

     “砰”一声清脆的爆破声传来,杨婷儿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力量推着飞了起来,爬到了地上,看见李承言掏出枪朝着那人抬手就是一枪,开枪的杀手脑袋上被破开一个大洞,献血顺着洞口瑶瑶留下,几乎同时李承言和那人一起倒下。

     “臭冷脸,臭冷脸!”杨婷儿用尽全身力气摇晃着李承言,但是怎么也没有回应,被后面赶过来的保安驾着回了车里,杨婷儿趴在窗口上看着掉地不起的李承言悲愤欲绝,哭泣的不成了样子,但是车越开越远,直到李承言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保镖的职责就是保护雇主的安全,没有条件的保护,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李承言在接了这个任务那一刻开始,就从没有后悔过,别了自己的颜颜,别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李承言的眼皮越来越重,救护车开了过来,载着李承言回到了医院。

     医生正在全力救治这个重伤的人,胸口被沙鹰的子弹开了一个大洞,血流不止、

     “心跳”

     “四十”

     “血压”

     “八十,六十,还在降低”

     “止血钳,输血”、

     “患者瞳孔开始扩散,照射无反应”

     “打强心剂”

     手术台上所有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不只是因为总裁的吩咐,还是因为自己身为一个医生的职责,大唐的下属医院的医生都是年薪超过20万的,要的就是他们的这份责任心。

     五个小时之后,

     “心跳60,血压10030病人无意识,判定脑死亡”脑死亡就是真的死了,哪怕他的机体还在工作,这是一个神奇的事情,一个虚弱的灵魂无法驾驭这个强健的身体,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虚空中的卡兹克的灵魂被光圈包裹着迅速的飞向了李承言所在的地方。

     黑暗,无边的黑暗,光圈消失了,卡兹克渐渐的恢复了意识,张开眼,却看不见任何的东西,能感受的就是无边的黑暗,

     李承言被那个口中喊着颜颜的女孩接回了家,李承言的名字也在组织中除了名,躺在病床上的李承言虽然没有真正的死亡,但是李承言的灵魂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一个活死人,躺在病床上,看着安静的李承言,一个女孩轻轻的抓起李承言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眼里有泪花闪动,喃喃自语的说道:“承言哥哥,以后我们就住到一起了,你看你现在多安静,就喜欢你陪在我身边的感觉,以后再也不用满世界的跑了,颜颜会守在你身边的”声音就像是杜鹃的啼鸣,清脆悦耳,十分好听,颜颜是一个跨过公司的总监,李承言和颜颜是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七岁那年李承言被一家外国人收养,颜颜则被国内的一个白领家领养过去,李承言十八岁回国无意中碰到了颜颜,两人相识,喜极而泣,慢慢的李承言把任务的中心放到了国内,自己所在的那个佣兵组织设立在中东,不大,但是人员齐备,都是世界上一流的高手,没有那些大规模的组织里的龌龊,李承言和自己几个战友相处的极好,兵团长对手下的弟兄也都很好,二十五岁之后如果想退役的可以随时退役,所以李承言又很宽松的时间陪着颜颜,从兄妹之情发展到情侣,李承言是个专情的人,自己又何尝不知道杨婷儿对自己的爱意呢,没办法,已经有了颜颜,别的自己就不在奢求了,

     颜颜长得十分漂亮,大眼睛,双眼皮,身材匀称,还有一个天鹅似的脖子,公司里追求颜颜的不少,但是颜颜心有所属,都是一笑带过,有一些有权有势的追求不到,就想起一些激烈的手法,被李承言无声无息弄死几个之后就没人敢用那些龌龊的方法了。

     卡兹克再努力的奔跑,但是无论如何奔跑都仿佛停在原地,不知道跑了多远,看见前面有一个一闪而逝的光点,虽然不大,但是十分的闪耀,卡兹克大喜过望,朝着光点狂奔而去。

     李承言的手动了一下,颜颜现在正在公司上班,自然是看不见,李承言睁开眼睛,感受着这个奇怪的世界,对就是奇怪,白色的屋顶,奇怪的家具,柔软舒适的床,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人类的手,“人类么?”卡兹克笑出了声,自己的镰刀手变成了人类的双手?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疼,扒开一看是一个已经结痂的伤口。

     “很严重的伤口啊“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很深,几乎要透体而出了,感觉到身体里有一个金属物质,卡兹克哦不,现在的李承言嘴角微微一笑,跟女警的子弹是一样的东西,知道就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否在这个人类的身上施展。李承言换换的闭上双眼,仔细的感受着那东西,突然那子弹从射进的位置爆发了出来,打在了门上,哪门瞬间被洞穿,喷发而出的还有一些血液,只见李承言左右轻浮伤口,原来受伤的地方只留下一个血痂。

     “果然还是有影响的啊”李承言喃喃自语到,“要是星妈在这里多好,又能享受一下那双柔软的小手了”卡兹克就是一个色狼,虚空掠夺者只有父亲,没有母亲,所以卡罗兰大陆上所有的雄性生物都不担心他能干出什么龌龊的事情。

     换换起身,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怕是连酒馆老板的身体都不如啊,这样弱鸡一样的身体~”要是被别人听见李承言的自语,怕是要呕血的,这服身体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强大的,却被大说成弱鸡。

     颜颜的房子是临近公司的一套别墅,房子是李承言的前身买的,房子很大,李承言赤身裸体的走出了门,感觉到下体耷拉着的东西又是一阵唏嘘“人类就是麻烦”现在李承言想找一面镜子,以前总是羡慕人类有着自己独特的容貌,不管美丑,自己的家族只有一副面孔,那就是螳螂,不管多强大的虚空兽都是那一副面孔,在虚空中生生吃掉猎物,

     “很是英俊的人类,符合我的审美”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李承言十分的欣赏自己的容貌,对着镜子做了几个动作。

     “这是什么?柜子么”李承言看着冰箱说道为什么?冰箱传出轻微的呜呜声让李承言很是好奇,伸手打开柜子见里面是一排排的食物,李承言拿起一个酒瓶,以前自己喝酒总是盖伦帮着自己倒在被子里,盖伦是自己看见的第一个人类,从遗失在虚空以后到了瓦罗兰大陆上见到的第一个人,虽然总是感觉盖伦很蠢,但是看在他有一个美丽的妹妹的面子上勉强把他当做自己的朋友了。

     不知道怎么打开酒瓶,李承言下意识的就想用手刀切开,只见李承言的手上泛出淡淡的光华,迅速的划过酒瓶的径口,仿佛被激光切割而过,瓶颈换换的滑落到了地上,切口平整。

     喝了一口烈酒,李承言呛了几口骂道:“人类的口器果然和自己的不一样”他管自己的嘴叫口器,螳螂是没有味觉的,以前喝酒就是跟喝水一样,为的是那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那一阵阵的眩晕感觉,让没有喝过酒的李承言很是新奇,很是享受。

     喝完了就李承言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想着刚才的感觉,那纯属是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想要以前的手刀手刀就出现了,李承言看着自己的手,意念控制着手刀,只见从手指伸出一个淡青色的光芒,换换的形成了前世的手刀,看着熟悉的手李承言嘿嘿的狞笑,突然左边传来铛的一声,李承言下意识的用突刺去攻击,只见一根突刺快如闪电的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传去,噗的一声,声音消失了,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一个钟表,

     李承言有些累了,看见客厅的沙发,一个远跳把自己摔在沙发上,还亏沙发质量好,不然肯定出事,李承言闭上双眼,换换的睡了过去,天色黑了下来,一束灯光将睡觉的李承言唤醒,带灯光消失,李承言听见一阵走动的声音朝着自己的方向传来,猛然跳跃,轻声落地,动作一气呵成,门口传来药匙转动的声音,李承言化出手刀轻轻地躲在门口,舌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门被打开,李承言的手刀快速的朝着来人的方向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