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师尊出门
    27

     急急忙忙出了拂晓阁,墨易快速前往师傅的水榭敲门。一路有些动作过大,他不由发现自己身上的皮肤被撕裂了几个口子,这不由让他更加急了;生怕是自己练功出了什么岔子。

     等敲开门见到师尊,墨易才算心里微微镇定一些。慌忙伸出自己的手掌道:“师傅您看,我是不是那出问题了?”

     “不要惊慌,没什么问题。”看了一眼墨易后心虚长老忙安慰,接着说道;“倒是忘了你到了第五次蜕变,第一次见这种情况感觉奇怪是必然;你跟我进来。”

     跟着师傅入内,师尊带他进了洗澡的澡间;然后快速提来几桶水倒入桶中。接着手掌微微泛出红光,伸手塞入水桶不时水桶中冒出热气。接着取来一个小瓷瓶,将其中的红色粉末倒入水中;桶中的热水迅速开始变得通红如血。

     师傅接着吩咐道:“你到澡桶中泡泡,这活血散可以帮助你蜕下身上的老皮。”

     “蜕皮!!!”墨易解开自己的衣袋,有些好奇的问道。既然师傅说没事,他自然感觉放心许多;脱掉衣服墨易钻进木桶,温暖的热水顿时让他感觉舒服许多。

     师傅接着又拿过来一瓶药散,倒入桶中;开始解释道:“如同爬虫蜕皮一般,每次蜕皮都可以让它们继续成长。这涌泉九变是一门可以让你蜕变到极致的修行功法,前面几次的蜕变只属于洗清杂质强化肉身;但从第五次开始蜕变会显现出真正的提升。”

     握了下拳墨易淡声道:“我确实好像发现自己力量比先前,又增长了一些。”

     “后面还有四次,蜕变不仅是你的力量;而是你体魄本身,你的敏捷程度还有你的感官等所有。就像你现在能看更远,听力更加敏锐等。”心虚长老接着道。

     “这些方面是有增长···,相比刚入门的时候已经有很大差距了。”墨易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每天缓慢增长的缘故;是不是这么说他还真没发现。仔细一想,确实改变很多。

     心虚长老接着淡笑拍了下他的头,接着道:“涌泉本身是一个蜕变的过程,打破先天的限制让我们再次成长;普通修行者在这个阶段可以力量增加五倍。不过我们三元融合,则可以达到十倍。而归海和神照是另一种蜕变的体现,便不会再增加肉体本身。因此这阶段显得十分重要;所以不要着急。”

     墨易点了点头,随着泡了一会儿;他确实发现自己身上的皮肤开始膨胀起来。心虚长老并指成剑在墨易眼前一挥,墨易只感觉真的有剑光一闪。他不由抠向自己鼻头,真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边缘;向旁边一撕,墨易感觉自己脸上似乎剥掉了一层湿的纸张一般;等剥下来墨易看到,这就好像是身上原本穿着的衣物。一张足有铜钱般厚度的人皮。

     这一剥下墨易顿时感觉轻松许多,三两下将之扔出桶外;看着双手新生的细嫩皮肤,握了下拳头不由笑了起来。

     随后心虚长老拿过来一套白色的剑袍,丢到旁边的屏风上接着道:“这是门中给你准备的真传弟子袍,洗完换上。接下来为师要离开山门一段时间,大概有几个月;最多不会超过半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也不要懈怠修行。”

     “师尊您放心,我知道。”墨易点了点头,师傅既然外出必定有事;他也不用做小女儿姿态。

     心虚长老也是说走就走,等墨衣穿好衣服走出澡堂;师傅已经人不在了。墨易到书房取了两瓶行军丹,便关好门回自己的拂晓阁。

     虽说这里离外门并不远,不过因为师傅的关系平时并不会有弟子来打扰;墨易一个人住着不由感觉冷清。本想去外门转悠一圈,但想门中同期弟子大多数都已归海,他现在还是涌泉若碰到像易薰这些人有些尴尬。最终这想法被他掐灭,安安稳稳的开始打坐修行。

     师傅不在,没什么新学的项目;墨易不由感觉无聊。修行整整一日后也感觉全身有些僵直,伸个懒腰墨易下床。取了挂在墙上的夕月,背上师傅的药瘘他准备进山转悠一圈。昭天岭由于有弈心聆韵阁坐落,所以附近山中并无危险的野兽;不过最近多雨,山中应该生出不少野山菌,若是采了也可以煮个蘑菇汤打打牙祭。

     进入林中踩着柔软的枯叶墨易不由感觉十分舒服,蘑菇长得层层叠叠。抽出腰间的短匕首,墨易不时便差不多采满了药瘘。他也将目光锁定到了松茸和白松露这些稀有的菌类上,左右寻找间墨易又走出了很远距离。

     林中两只红尾莺在叽叽喳喳吵闹,可能是墨易离他们筑巢的地方有些近,吵得有些颇感烦闷墨易捡起几块石子将它们吓走。不过只是飞离片刻,它们很快便重新回来继续尖叫。

     墨易不由有些恼怒,抬头看向周围的树顶。不过这一看倒是吓了他一跳,一条足有一丈长的暗红色大蛇正盘绕着向他不远处的树顶爬去;而可见的树顶正好有个鸟窝。从它尖尖的头部可以看出这家伙绝对有毒,就算他现在已经蜕变几次这种蛇的毒液也绝对可以杀死他。

     本想直接离开,但看着那两只尖叫的红尾莺墨易不由想起了一些他以前梦中的画面。自己这一走这窝的小鸟必定会成为大蛇的美餐,这本就是自然中的正常现象。但是墨易不由感觉有些心里过意不去,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墨易直接丢向大蛇。

     这一发并没有打中,大蛇嘶的一声吐着信子将脑袋向他转了过来。看着狰狞的蛇头墨易不由感觉有些脊梁骨冷风直冒,再次捡起一块石头墨易接着丢了出去。

     好歹身体各属性已经蜕变有正常成年人的三四倍,这次倒是丢的极准。大蛇头部被石块砸中,劲力将之砸的稀烂。蛇躯抖动了几下,从树干上滑了下来。未免有什么意外墨易抽出夕月直接上前斩掉蛇头,这才安心下来。

     随即一想墨易不由一拍大腿,刚才太紧张设呢么都没想起。自己学习药材辨认时见过这蛇的图鉴,叫做朱蛇,其实危险性不大;毒液最多让人疼一下;而且全身都可入药。尤其是它的蛇胆,有着清心明目的功效。哈哈笑了一阵墨易直接将蛇尸盘了起来,找了旁边类似芭蕉树的树木上较大的叶子将之包裹起来装进药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