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爱情是什么?就是把最简单的事复杂化,把最复杂的事简单化,就是穷折腾!比如我这几次三番的搬家。把自己大大小小的物件搬回江天怡景后,我累出了一身大汗,瘫倒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我跟乔斯雨的同居时代就要来临啦!

     我有一种新婚的感觉,当即决定晚上亲自弄几个小菜,以示庆祝。

     除了早餐,我跟乔斯雨平日里基本上很少做饭,那个现代化的厨房都还没有发挥它应有的功能呢。好吧,就这么定了!

     我拨通乔斯雨的电话:“小雨。”

     “谁批准你这样没大没小乱叫的?”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严肃,可是我心里对她仅存的一点敬畏早已荡然无存,反而更加嬉皮笑脸:“我叫我对象,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她并不接我的话:“东西搬回来了?”

     “嗯,累趴下了。”

     “怎么不叫人帮忙?”

     “大周末的人家都有事。”

     “那怎么不请搬家公司?”

     “也没很多东西,再说要花钱啊。”

     她听起来相当无语:“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小家子气的货?”

     “没办法,现在已经有了小家庭了,要节约。”

     “嗯哼,节约钱干嘛?”

     “给老婆花。”

     “好吧,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虚伪,但是听着很受用。”

     她声音明显多了一丝甜意,我想象着她此刻脸上带笑的表情,心里也甜丝丝的:“斯雨,我想你了。”

     她抿唇轻笑:“有多想?”

     “想到阳台上的那盆小红花都感觉到了我的哀怨而枯萎了。”

     “萧老师,你知道我一向爱惜花花草草的,你这样可有点恐怖哦。”

     “没办法,我自己都要枯萎了啊,你下午还要应酬?”

     “嗯。”

     “晚上还要在外面吃饭?”

     “很有可能。”

     我满心失望:“能不能找借口脱身?”

     “怎么了?”

     “我本来还想着去超市买些菜,给你好好弄次晚饭。”

     “这样啊,那我可以考虑考虑。”她似乎挺高兴。

     “真的啊?那我去准备了哦!”

     挂了电话,我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先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安放好,然后拿着钱包钥匙出了门。

     乔斯雨口味很清淡,偏好素食,我在楼下的超市里逛了一圈,拣选了一袋子新鲜蔬果,然后买了些牛肉,想起她也喜欢喝汤,踌躇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给花猫:“在干嘛呢?”

     “打高尔夫。”

     “这么高端?”

     她懒洋洋的道:“他喜欢来这儿打球,我只是陪同而已。”

     想也想得到她是跟乔瀚宇在一起,我便不再多问,直接切入主题:“那个,这个月份,煲什么汤喝比较好?”

     她语气怪怪的:“你要煲汤?”

     “是啊。”

     “你上一次这么问我的时候,是好几年前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和梁暖晴在一起的时候,不由得有点尴尬:“是吗?我都不大记得这回事了。”

     “苦瓜黄豆排骨汤不错。”

     “嗯嗯,那就这个。”

     我正欲挂电话,她又叫我:“一诺。”

     “怎么?”

     “没什么。”她叹了口气:“你幸福就好。”

     我想起那天她跟乔斯雨从公司出来的情景,忍不住问:“阿猫,你跟乔斯雨语之间。。。”

     突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措辞,她倒是飞快接了下去:“她向我道歉了。”

     我愕然:“道歉?”

     “我不知道怎么说,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道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道:“那你们能冰释前嫌吗?”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更何况,她毕竟是瀚宇的姐姐,我跟她总不能永远这么僵着。”

     感觉她口气变得松动,我不由得大喜:“阿猫,谢谢你。”

     “谢我什么?”

     “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们两能像朋友一样相处。”

     “像朋友一样?这点暂时还很难。”

     “可以慢慢来的,对么?”

     花猫不答我的话,却道:“一诺,瀚宇带我见了他父母了。”

     “啊?”我诧异,同时又为她高兴:“怎么样?他父母很喜欢你吧。”

     “他爸爸还好,他妈妈更希望他找个门当户对的。”

     花猫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心里却什么感受都有,难受,气愤,无奈,乔瀚宇在追花猫时,花猫就有过这种担心,唉,事实证明她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我咬了咬唇,继续道:“只要乔瀚宇够坚定就好了,是吧?”

     “他是坚定,但是,唉,反正阻力是免不了的,我也不能确定以后会怎样。”

     我皱眉道:“你听起来很没信心啊,这不像你。”

     “唉,不说这了。”她无奈的笑了一下,又道:“一诺,其实我比较担心你一点。”

     “担心我?”

     “乔斯雨的家庭不是那么简单,我以前不知道。”

     花猫似乎有点儿欲言又止,我道:“我知道啊,她家也是做生意的,听说她妈妈很精明厉害。”

     “总之,你现在开心就好。”花猫沉默了一下,又道:“乔斯雨是个很特立独行的女人,如果她真想给你幸福,我觉得她是给得起的。”

     这算是花猫第一次给乔斯雨比较正面的评价,我开心之余,也不忘安慰她:“阿猫,你别担心,只要你和乔瀚宇足够相爱,没人能够拆散你们的。”

     “嗯,我知道了,他在叫我,我要过去了。”

     “好,拜!”

     晚上我做了很简单的四菜一汤,除了芹菜炒牛肉算是荤菜,其他的诸如蒜蓉卷心菜,芦笋炒百合都清淡得不行,乔大美人却比往常多吃了小半碗饭,还跟我对饮了几杯。

     “再喝一碗汤?”

     她摇摇头,心情极好,眼里笑意盈盈:“虽然很好喝,但要适可而止。”

     “很好喝吗?”我很少煲汤,听到这话不禁大受鼓励。

     “是很好啊,菜也很好吃,用心做出来的东西,那肯定是不一样的。”

     灯光下,她腮带薄晕,满面春风,与平日清冷的模样大相径庭,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与风情,我看着她,由衷的道:“你喝了酒的样子真迷人。”

     她柳眉微挑:“那平日里呢?”

     我连忙改口:“不是,我是说你喝醉了的模样让人觉得容易亲近。”

     她伸出一个指头摇了摇:“我没有喝醉哦。”

     “我只是希望你喝醉而已。”

     “为什么?”

     我做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

     “要我喝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想起她不喝则已,一喝惊人的酒量,丧气的道:“我知道。”

     “只是,想要为所欲为的话,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啊,反正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她眼波流转,斜瞟了我一眼,那一反常态的软软糯糯的声音,和楚楚可怜的表情,让我险些魂飞天外,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你你你,这是在j□j我么?”

     “你要这么想也行,不过,我现在可要去洗澡了。”说着,她推杯而起,回眸笑道:“去给我挑件睡衣送过来吧。”

     我强忍着要流鼻血的冲动,在衣柜里找了找,给乔斯雨挑了条棉质的吊带睡裙,然后推开了浴室的门。

     空气里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乔斯雨站在花洒下,玲珑完美的曲线若隐若现,水打湿了她瀑布般的长发,滑过她光洁润泽的肌肤。。。。。我放下睡裙,也不顾自己穿着衣服,一头便扎进了水里,将她搂在了怀里。

     一道道热水从我头顶洒下,可是此刻我的心里更热,身上的衣服都被淋湿,我浑然不觉,只渴望而迫切的亲吻着乔斯雨的脖颈,脸颊,好像一停下来就会死一样,乔斯雨一边热情的回应着我,一边伸手解着我的纽扣。

     我身上的衣物很快被抛到一边,火热的身体跟她的紧紧贴在一起。水声,彼此的喘息声,乔斯雨轻微的j□j声,构成了一曲*的乐章,让我几乎陷入疯狂。

     “你果然是在j□j我。”我在她耳边深深喘息着,双手仍是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你喜欢吗?”

     我声音都因兴奋变得低哑:“喜欢,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你。”

     她捧着我的脸颊,在我唇上轻啄了一下:“嗯。。。今天你很乖,这是奖励。”

     “以后我会更乖。”

     “一诺,我爱你。”

     无论什么时候,乔斯雨对我说这三个字,都能带给我莫大的激动。“斯雨,我也爱你。”我理了理她额前被打湿的刘海,看着她的眼睛:“可是斯雨,你太过优秀,我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好。”

     “不,你很好。你给我的归属感,是别人所没办法给予的,有了你之后,我的生活,我的精神都充实了起来。”

     “斯雨,我。。。”

     话还没说完,我便感觉一双温软湿润的唇堵了上来,我本能的吻住,然后毫不费力的撬开她的唇齿,温柔吮吸,甜蜜纠缠,直到两人感觉要窒息,才松开彼此。

     乔斯雨带着笑轻声喘息:“我感觉今晚才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的日子。”

     “本来就是。”我关了花洒,拿过一条浴巾给她擦干头发,然后将她全身裹住。

     她的眼眸亮如星辰,看着我似笑非笑:“你想干嘛?”

     “你说呢?”我靠近她,不怀好意的道:“既然是正式在一起,那肯定要洞房花烛呗,你有意见吗?”

     她挑衅的看着我:“没有意见,但前提是你得抱我回房,你能行吗?”

     “当然没问题。”

     我弯下腰略微吃力的将她横抱起来,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出了浴室:“既然是洞房花烛,那我们就永远属于彼此了,谁都不能反悔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