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巫术异间
    纠结了半天,丛墨还是没有将那声师傅叫出口。苍明摸摸自己的下巴,干笑一声,“小徒儿……”

     丛墨哼了一声,说道,“您老人家倒是会装,”

     苍明讨好的笑笑,“这不是为了行事方便嘛,我也没只骗你,还没有人知道我的长相。”

     丛墨再度哼了一声,但是心里担心的还是他家哥哥,所以直接伸手揪揪苍明的衣服,“在这里看到其他人了没有,”

     苍明苦了脸,摇摇头。他被困在这个地方这么久,别说人了就是连一个兽都没见过!

     丛墨紧了紧拳,抬头查看这个地方。

     苍明在一边碎碎念念,“这里古怪的很,我都没看出来究竟采用的什么道术,怎么都找不到出去的方法。”

     丛墨看他一眼,在这个有些昏暗阴湿的地方仔细的查看,却是能量的系别不同,这里力量的波动完全是他所认识的巫术。

     苍明跟在丛墨的背后,跟着转了两圈之后,才微微皱着眉头,“小徒儿,你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丛墨顿了顿脚步,转头看他,“哪里不一样了?”

     苍明摸摸没有胡子的下巴,“你哥倒是在电话里和我说了些,但是你哥说话太简洁,我没听太明白,他只说你的灵魂有些问题,让我想法看看。”

     丛墨转身继续往前走,“那您老人家劳心给我看看吧,可以给你个提示,之前我灵魂的一部分曾经在另一个世界待过。”

     苍明感兴趣了,加紧脚步走到他的身边,“你去了哪里?冥界?鬼界?不会是仙界吧?!”

     “都不是,真说起来与科学家们说的平行世界比较像。”

     “嘁!科学家说的?听他们放屁!”作为伪科学的存在,苍明最不屑于科学家所言。

     丛墨懒得与他解释,现在他更着急找到他的哥哥丛辉。

     转了一圈回到原地之后,丛墨皱起小脸,盘膝坐在地上,闭目沉思。这里的环境阴气太重,很可能就是墓碑的内部,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便是命幡印的所在。

     但是如果他和丛辉一同落进了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遇到呢?那不成这墓碑还有不同的空间,不太可能,九黎天镜算是巫族的最厉害的巫灵器了,据他习得的九黎天镜之中的知识,能够容纳多重空间的巫器世间极为少见了,被净化之前的东皇钟倒是一件,与九黎天镜算是同源,但是经过洗炼,东皇钟已经成为神器。

     所以,别说这个很不起眼的花岗岩墓碑了,就是时间上相差千百年。

     苍明看着丛墨周身闪着的红艳的光,一圈圈的绕着丛墨旋转,他的眉心皱紧,他竟是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力量了。

     就在苍明想要进一步查看的时候,围绕着丛墨的红光竟然慢慢脱离了丛墨的身体,在半空中汇集,渐渐的形成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丛墨睁开了眼,他看着半空逐渐显现出人形的人,是一个穿着古代服装的女子,看到丛墨的时候眼中闪过惊讶,她慢慢的开口,“九黎天镜……”

     丛墨站起身,“你是谁?”

     那女子笑笑,笑得有些苍凉,“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谁了……”

     丛墨皱皱眉,脸上带着冷凝,“我哥哥在哪里?!”

     那女子柔和的笑笑,唱起来那首令人摧心的凄婉歌声。

     丛墨猛然转身看他的师傅,高声说道,“关闭视听!”

     苍明只觉得全身闪过一阵阴寒,整个身体如坠冰窟,听得丛墨的所言,忙运起灵力关闭视听,盘膝坐在地上,凝聚心神。

     丛墨转头看向那女子,“你是巫族的什么人?”

     那女子唱完一曲,方才慢慢的说道,“除了这歌,我哪里还有别的记忆。”

     丛墨冷声说道,“命幡印可是你做的?”

     女子身子微微俯低,看着丛墨说道,“你猜还缺少几个人?”

     丛墨握拳,“他人我不管,你要是敢动了我的哥哥,别说永生不死,我会让你形魂俱灭!”

     女子轻灵的笑着,“命幡印……世间还能有人能解命幡印吗?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来救他!”

     说完此话,带着轻灵的笑声,那女子消失了身影。

     丛墨紧紧咬着牙关,虽然此刻他真的很想爆发一场,但要是他失去了理智,对此时失去了踪影的哥哥没有一点的好处!

     丛墨动了灵识唤醒了关闭视听的苍明,苍明往前走了几步,感应着方才那女子所在位置,他叹息道,“果然天外有人天外有天。”

     丛墨闭目静心,说道,“师傅,你有没有听过命幡印?”

     苍明皱皱眉,“命幡印,听起来倒像是修魔术士用的招数。”

     听他如此说,便知道他师傅也不知道了,丛墨便说道,“九黎族师傅可还有印象?”

     苍明摸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九黎族是蚩尤统领的族类,后人的记载之中,似乎在上古时候就被灭了吧。”

     丛墨摇头,“我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过九黎族,但是九黎族定然是没有被灭的!”

     “你是说刚刚那个女的,是九黎族的人?”

     丛墨点头,“我只是猜的,巫术能够达到她那种境界的,除非九黎族的血脉,否则绝不会这么强大。”

     苍明脸皱成一团,“九黎族是上古异族,凶残冷酷,一点人性都没有的。”

     丛墨嘴角抽了抽,苍明这一副样子还真是让他不习惯,“我需要进入九黎天镜之中寻找解开命幡印的方法,师傅在这里不要乱走动,如果那个女子再度出现,封闭视听就不会有事!”

     苍明坐倒在丛墨的身边,竟然丛墨已经知道他的真实性格与面目,他也就没有必要隐藏了,他蔫蔫的道,“小徒儿加油!”

     丛墨顿了顿,握握拳真的想一下子砸过去!这个骗了他那么久的家伙!

     好歹也是自己的师尊,丛墨忍了忍,闭眼开始进入九黎天镜之中。

     在异界的时候,他曾经在九黎天镜之中呆了满了千年,虽然时间很长,但是巫术博大精深,他单是修习入门的法则便用了很久,所以众多的巫术繁杂的知识他几乎还没有接触。

     巫术,完全不同于世间的任何力量,巫术源自传承,一个再如何聪明的人就算是知道巫术法则,也只是感觉是一团胡言乱语罢了。但是一旦传承之后,即便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也都会有一个巨大的信息体系容纳进入这个被传承者的记忆之中。

     先前被丛辉的修神之术限制,丛墨消弭了很多的记忆,九黎天镜之中的巫术知识,他看不到多少。毕竟他只是被九黎天镜传承,没有接受骨血的传承,他只能自己修习那些巫术。而经过骨血传承的人是能够承袭传承者的几乎半数的巫力。

     在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便开始逐渐的接触这个信息库,但是要陪着哥哥的时间他一点都不想少,所以都没有在这方面用功,现在只能临阵抱佛脚。

     现在最难的是,如何在汇集了数万年的巫术信息之中找到他想要的方法,如同大海捞针,丛墨只能极力的动用脑力,将这些繁杂的信息理出一个头绪。

     时间过得很快,苍明已经无聊到要发疯了,自从丛墨跟他说要找解决办法已经过去了很久,那女子倒是没有出现。

     就在苍明想着要不要把人弄醒的时候,所在的地方突然有些松动,紧接着地面变得松软,苍明一惊,伸手拉着丛墨往一边躲开。

     地面以诡异的形状炸裂开,紧接着三个人滚葫芦一样的被扔进了他们所在地方。

     苍明把没有任何反应的丛墨安置在一边,过去看他们三个,待看到他们的服饰的时候,苍明瘪瘪嘴,抬脚踢过去,“嘿!都给本道醒醒!”

     三个人茫然的睁开眼,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周围的情形,他们倒是反应挺快,立时运起灵力视线清明了才发现所在的地点已经完全转换。

     待看清对面的苍明时,都愣了愣,他们自然见过道人,但是还没见过这么稚气的道人,紧接着其中一位冷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陷害我风雷门的人!”

     苍明嘲讽的笑道,“无知小儿!”一甩衣袖坐到了丛墨的身边,“你们几个是虚道人的徒弟?他见了本道还要躬身叫声前辈,你们倒是比他还尊贵些!”

     三个修士皱皱眉,很难相信他所言,但是看周围的情形,倒不像是他带他们来的这个地方,所以几人不再多言,而是稍稍分散开查看周围的情形。

     见此处被封闭,其中一人道,“既然没有出口,我们弄出一个出口便是!”

     说着便招来法器对着阴暗潮湿的石壁便攻击了过去。

     苍明冷哼一声,这个方法他早就试过。

     只见那攻击石壁的人猛然间被一股力量击中,撞击在身后的石壁上,口中溢出鲜血,已然昏了过去。

     丛墨猛然睁开眼睛,抬眼看苍明,“她来了!”

     苍明忙坐正身子,关闭视听。

     只见那女子再度出现,袅袅的红光伴着她凄婉的声音让另外两个修士恍惚,丛墨看他们一眼,说道,“要是想活命,就关闭视听!”

     其中一人立即盘膝坐地,关闭视听。

     而另一个人,忍着升腾起来的彻骨寒意,看了丛墨一眼,“关闭视听而后任你所为?”

     然后便祭出法器,对着那女子攻击了过去。

     但是法器穿透了女子的身子,没有任何效果,而那人身形微微前倾,下一个便整个的被冻住,然后咔一声碎裂,骤然消失无踪。

     丛墨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看着那女子说道,“还差几个?”

     那女子唱完一曲才幽幽的回道,“三个……你的时间不多了……”而后慢慢消散不见。

     丛墨眼底闪过一道光,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他的哥哥告诉他上面有三百七十一个人的名字,命幡印需要的是三百七十六个,加上方才那个,所缺的是三个。他的哥哥并没有计算在内,这说明他的哥哥是没有被命幡印吸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