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龙鳞护甲(3)
    佐染墨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丛辉也没有办法,只能伸手拍抚着他的后背,走出了武器店。为了避免麻烦,他现在想带着佐染墨返回佐府,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这里死人的事情被城卫发现,小墨自然脱不了干系,趁着还早,带着人回去比较好。

     回到佐染墨的房间时,那两个云卫立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副终于放心了的样子。虽然他们的首领南宫无影跟他们说过佐染墨一切安全,但是他们的主人佐将军留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佐染墨,这样让人失踪了那么久,他们做属下的自然觉得失职。

     但是缩在丛辉的怀里的人,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让他们两人心底一惊,云烈率先踏前一步,“小少爷他怎么了?”

     丛辉抱着佐染墨坐在椅子上,没有应声,只是低声在佐染墨的耳边说道,“小墨,要不要换身衣服?”

     窝在他的脖颈处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才微微动了动,蹭着他的脖子摇头。

     丛辉暗叹口气,转而看向那两个侍卫,淡淡说道,“他没事,你该干什么该什么吧。”

     云峰立时消失,云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佐染墨,最终转身出了门。南宫无影其实有交代,只要是这位吩咐的事情,他们要尽量服从。

     丛辉单手倒了杯茶,慢慢喝了一口。

     良久,怀里的小孩微微挪了挪身子,抬起头看向他,丛辉挑眉,“怎么?”

     佐染墨紧紧抓着丛辉的衣襟,小脸上带着坚决,“哥,我会努力变强,做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我要保护哥哥!”

     丛辉嘴角含笑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心底却是暗暗的一叹,他反倒是更担心了,佐染墨若是担忧自己嗜杀的事情的话,他倒还可以慢慢的开导他,让他慢慢的理解一些事情。但偏偏佐染墨更在乎的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安全,把他这个哥哥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他虽然高兴这样,但是这并不利于佐染墨的修行。

     丛辉把手里的杯子塞给他,说道,“你现在还是小孩,长大了再说吧。”

     佐染墨懊恼,小孩,小孩,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丛辉看他的表情笑了,捏起他的脸颊扯了扯,“你安心当你的小孩吧!”

     “哥~”佐染墨捂着脸,脸颊都被扯的有点发烫了。

     ………………

     佐染墨回来的事情很快佐府的人便都知道了,第二天,佐染墨就被告知佐尧翰要找他谈谈。

     “哥,你要不要去?”

     “当然!”丛辉摆弄着手里的荆邪剑,那日见佐染墨将这剑变成匕首般大小的时候,他也对着荆邪剑有了兴趣,发现还真是个不错的用处,可以根据他的心意变成各种样子。

     佐染墨点头说道,“好。”

     站在一边的侍女再度惊讶了,佐染墨竟然叫这个俊美的人哥哥?!昨天下午便是她们两个发现佐染墨回来了,还带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帅哥!

     跟着侍女走了有一会才走到了佐尧翰所住的院子,基本上与佐染墨住的地方是佐府的对角。

     佐染墨拉着丛辉推门进去。

     屋里人挺多,不仅佐尧翰坐在上位,他的三叔佐朗月还有他的义子佐景林,以及佐染墨不认识的许多人。

     在他们进来之前,里面还是一副谈论的热火朝天的样子,但是他们一进来,里面立时噤声,而佐朗月更是迅速的把什么东西突然收进了空间戒指中。

     佐染墨眼睛眯起,眼睛中带上了些愤怒,抓着丛辉的手紧了紧。在丛辉提醒他将灵力运转在眼睛之中之后,他基本上随时都会让灵力在体内运转一周,不仅对周围的环境感知能力增强了不少,而且也同时让他的血煞之气更加的精纯。

     丛辉也发现了,方才佐朗月藏起来的便是他的龙鳞材质的一副手套!他也眯起眼睛,不过他安抚的握了握佐染墨的小手,低头看了佐染墨一眼。

     佐染墨忍下心底的怒气,抬头看向他所谓的爷爷佐尧翰。

     佐尧翰看着他的这个孙子,视线又瞥了一眼丛辉,才不紧不慢的道,“染墨过来!”

     佐染墨抬头看了丛辉一眼,丛辉点头。

     佐染墨才迈起步子不太情愿的走过去,站在了佐尧翰的身边。

     佐尧翰微微皱眉,问道,“帝都都传言你收了巨龙做魔宠?”

     佐染墨点头。

     佐尧翰继续问道,“龙呢?”

     佐尧翰说话的语气让佐染墨不喜欢,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爷爷,佐染墨听话的将衣袖之中藏着的小懒虫拿出来,捧在手心里。

     佐尧翰看到这只小小的龙时,嘴角抽了抽,若非这只蜷缩在佐染墨怀里的肉呼呼的一团长得确实是龙的样子,他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用来把玩的小玩具。

     早知道这个孙子没有任何天赋,想也不可能真的吸引巨龙,这么个残疾龙甚至可以说变异龙,只可能是巧合了。

     周围其他人传来低低的嘲笑声,无非就是认为佐染墨不愧是一个废人,就连魔宠都是个废物……

     佐尧翰咳嗽一声,周围的人立时噤声,佐尧翰看向丛辉,“请问阁下是?为何要劫持我们佐府的人?”

     丛辉冷淡的答道,“护卫。”

     佐尧翰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会,只可惜丛辉怎么也是活了千多年的龙,岂是他能看得透的?也就只能当是佐染墨的侍卫了。他知道自己的二儿子手底下有那么些特别训练过的人做护卫,留下一两个给佐染墨当护卫也不是不可能。故而佐染墨被劫持也便变成了佐染墨淘气,自己溜出去玩闹了。

     所以佐尧翰脸色不禁有些严厉了,看着佐染墨说道,“身为佐家的人,不可以没规矩!看来你确实缺乏教导!”

     丛辉皱皱眉,竟然说自家弟弟没有教导?!

     佐染墨也不高兴了,前世他两岁便父母去世,他跟着哥哥长大,是哥哥教导他指点他,说他缺乏教导,岂不是说他的哥哥没有教好他?

     佐尧翰接着说道,“你知道现在外面都传言什么吗?说我们佐家贪得巨龙宝藏!还不是你在外面胡闹!”

     虽然他得了龙窝里面的东西不假,但是这种东西不是应该有缘者得之的吗?为什么说他是贪得!

     佐染墨眉心皱紧,总觉得他这个便宜爷爷话里有话的感觉。

     接着佐尧翰说道,“将得到的巨龙的东西都交出来!回去面壁思过!”

     交出去?那可不行,那些是他将来和哥哥修行用的本钱怎么能交出去,所以佐染墨想也不想的抵赖道,“谁说我拿了?”

     佐尧翰已经有充足的证据,那副龙鳞手套刚刚他还研究过,他岂能相信佐染墨所说的话,这个孙子现在在他眼里不仅顽劣竟然还如此的目无尊长,举起手便要一巴掌拍过去。

     丛辉眼中厉芒一闪,身形立时出现在佐染墨的身边,伸手抓住了佐尧翰的手腕,阻止了佐尧翰的动作。接着拉着佐染墨站到了一边,说道,“佐家主,将军曾说过,不得让任何人伤他半分!”

     佐尧翰眼中震惊,他已经是将近踏进剑圣级别的人,但是方才丛辉不仅轻易的阻止了他的动作,而且让他丝毫动不得半分!

     佐尧翰不动声色的收起手,看着丛辉,“阁下什么人?”

     丛辉轻轻抚着佐染墨的头,说道,“护卫而已。”

     佐尧翰敛神说道,“他佐染墨是我佐府的人,我想教训他,就算是你们将军在这里也不能挡着!”

     丛辉挑眉,说道,“只可惜,我不归你管!”

     他怎么觉得让佐染墨融入这个家庭也好呢?入世不一定是在佐府,别的地方也一样的吧!

     佐尧翰气的脸色发青,瞪视着他说道,“你让开!佐染墨一天在我们佐家就是我归我管教!”

     周围的人见事态越发紧张,也都变了脸色。

     “我叫丛墨!我不想做你们佐家的人。”佐染墨突然说道,看着佐尧翰脸色很平静的说道,“佐家要的是有天赋的人,不管是那些我没见过的哥哥还是姐姐,再加上三叔的义子,他们都是天赋极好的人,我不过是一个会给佐家丢脸的存在罢了。而且你们不是一度认为我是一个傻子吗?其实我早就不想叫佐染墨了,要不是父亲喜欢,我早就想改掉了。”

     他的名字是因为父亲佐朗空爱着母亲南宫缘才取得,承载的是两个人的爱,所以他才一直都用着,一直都觉得这个名字会给他带来幸福。

     “染墨,住口!”佐朗月几声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佐尧翰怒声道,“让他说!”

     佐朗月皱眉,暗叹口气,如果真闹出什么状况,他的二哥会怎么想,他才离开没多少时间呀!

     “我确实得了你们说得巨龙的宝藏,不过有一样东西却不是巨龙宝藏里面的,”丛墨看向佐朗月,“三叔那里那件从里奇莫瑞斯大师手里拿到的吧?那是别人的东西,不是巨龙的宝藏,你可以还给我了吗?还有,里奇莫瑞斯是个好人,你把他放了吧。”

     佐朗月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确实是无意中发现了里奇莫瑞斯大师的住处,是他在追踪那个精灵的时候发现的,他原本是想给佐景林做把魔法杖的,但是那时候的里奇莫瑞斯正好在做龙鳞的手套,他便起了异心,回来报告了父亲,才会连人带物一起弄来了。

     “那些人是你杀掉的?!”一个声音突然从一边传来,是一个身穿白色魔法师袍的人。

     丛辉看过去,一个光系的魔法师,已经很少见了。

     虽然没有收到回答,但是这个魔法师也看得出来,两人算是默认了。

     佐尧翰的不禁心底一惊,看着丛辉眼睛微微凝重,“你究竟什么人?你绝对不是朗空的护卫,你拐带我佐府的子弟究竟想干什么?!”

     “我哥才没有拐带我!”丛墨说道,“巨龙的宝藏我可以提供一半给你们,但是,请你们把龙鳞手套交出来!”

     佐尧翰怒急,“佐染墨!你不仅结识不明名士,还如此目无尊长放肆妄为!你是想我逐你出家门吗?!”

     丛辉听得此话,忍不住冷笑,传声给空间中的萧小凤凰说道,“萧南,出来!”

     正在修行中的萧南心灵一震,睁开眼睛忍不住爆粗口,“我草,你TM的干嘛,用那么大声,走火入魔了你赔我!”

     丛辉皱皱眉,说道,“入了魔更好!”

     萧小凤凰翻白眼,说道,“说吧,您老人家到底叫我干嘛?!”

     “把对面蓝色长袍人空间戒指中的龙鳞手套给我弄出来!”

     萧小凤凰也没出来,闭眼了一会,道,“这家伙的宝贝不少!”

     “废话少说!”

     萧小凤凰嘀咕,“你这不是让我当小偷么?能不能客气点?”

     佐朗月只觉得锁在手指上的魔法印记微微波动,空间戒指之中的龙鳞手套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丛墨身边的桌子上。

     萧小凤凰嘟囔一声,闭眼继续修炼了。

     突然出现的东西让紧张的气氛越发显得诡异了,丛辉冷笑一声,拿起那副龙鳞材质的手套,里奇莫瑞斯的手艺确实不错,一副手套竟然让他做成了圣阶可认主的武器。但是如此东西对于丛辉来讲并没有什么作用,他当是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真正的目的还是给佐染墨做护甲。

     他的手下用力,龙鳞材质的手套慢慢一点点的在周围人极度震惊的眼神之下碎成了粉末!

     “手套已经没了,小墨,那些东西你还是自己收着吧。”丛辉摸了摸丛墨的脑袋道。

     丛墨有些可惜了看了看,转头对佐朗月道,“说吧,那副护甲在哪里?”

     佐朗月还没有回神。

     丛辉抱起丛墨,道,“去问尼维尔好了。”

     丛墨点头,然后对佐尧翰道,“佐家主再见。”

     众人的眼睛复杂的看着两人离去,能够徒手将龙鳞材质的东西碎裂,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剑圣甚至可以说马上可能突破剑神级别的存在。

     在人类大陆上,才几个剑圣,而剑神级别的人已经近千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所以,纵然此刻,佐尧翰心中再如何的愤怒,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开,剑圣级别的人,是帝国都想招揽的人,他们根本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