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两厢忧思
    即便是如此,佐染墨心中依旧是不后悔的,走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他紧紧握了握拳头,小小的身子站起来,看着满地的尸首,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以前从来没有杀过人。

     前世他跟着师傅离开的时候还小,并没有受过多少正统的现代教育,但是他的师傅给他讲了很多道理,他的领悟能力有极好,自然最清楚修真讲的天人合一,讲得是天道,除非必要一般修士都不会轻易杀人,因为那会在渡劫的时候受到天道的惩罚。当然有些人急功近利为了些法宝可能会杀人,但是最终那些人最终没有一个能在最后度飞升天劫的时候抵挡的住九重天雷。

     但是现在的他选择了杀伐,完全的背弃了前世的所有天道追求。

     就算他重生了一世,他也不过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大孩子,还没有经历太多,即便是此刻他知道自己杀掉的都是残暴凶徒,都是该死几百次的恶人,他的心还是颤抖的。

     忍着心头泛起的恐惧,以及难以压制的魔性,佐染墨闭了闭眼,操控着将所有的血液精气汇集在一起,慢慢的凝聚融合成一个圆球,收纳到他的空间戒指之中。

     他现在刚刚修成魔体,还需要的便是这些血液中的精气来加强他的魔体。

     将自己脸上的血泪擦干净,佐染墨挥手一个黑暗侵蚀法术,将地上的尸体湮没殆尽。

     咬了咬唇,佐染墨再度急速的离开。黑色的小身影融入夜色中,没有一丝声响,悄无声息的返回到了帝都之中。

     回到房间的时候,哥哥还没有回来,佐染墨松口气的同时,心底也开始隐隐的担忧,他的哥哥究竟去做什么了?他爬到床上,将身上的斗篷扯掉扔进空间戒指之中,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

     丛辉在深夜的街头上走了一会,便听到空气中带着细微声响冲自己飞快袭来,金色的竖瞳眯起,脚步微错,伸手抓住了几乎以残影般的速度射向自己的箭,暗金色的微光在丛辉的手掌间一闪而逝,紧紧的握住了箭杆,而箭的羽尾嗡嗡震颤。

     “你的功力倒是涨了不少!”一个勘称完美的声音在街道的另一端响起,正是白天那个精灵,绝美的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银色的长发只是用一枚银色的束带束上,尖尖的耳朵露在外面。

     “在人类大陆还敢明目张胆射箭的恐怕也只有你了,尼维尔。”丛辉将箭仍在地上冷淡的道。

     “哈!这有什么不敢的。”尼维尔走到他的身前,“好久不见呐,米慧娜·丛辉。”

     丛辉微微皱眉,他还是无法习惯这种称呼,尼维尔在的精灵族是丛林精灵,以母系为尊,所以在称呼的时候会将对方母亲的名带上,当然前提是知道那人母亲的名字,而龙族与他们相似,不过龙族是将所有的直系族类的名字都带上作为姓氏,所以丛辉的原名才会那么的长。

     “叫我丛辉。”丛辉皱眉道。

     尼维尔耸肩,“好吧,丛辉,精灵族虽然都说不在人类大陆射箭,其实原因只是不想引起人类的注意减少麻烦而已,不过和我比起来,你似乎更加的明目张胆,竟然以真身在大陆上空掠过。”

     丛辉皱皱眉,他不过是借机从房间之中出来,没想和这个精灵王子聊天,冷淡的看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希望能多耽误点时间给佐染墨。

     尼维尔跟着走,笑着道,“听说你沉睡了很久,怎么突然想到到人类大陆来玩了?”

     在丛辉看来这个精灵王子和萧南一样聒噪。

     “哦,对了,你那只会说话的小鸟呢?怎么没见着它?”见丛辉没有回答,尼维尔也不介意,继续说道,“我还是那个价码,十瓶的精灵花露和你换怎么样?那小鸟应该不是什么圣兽吧,你应该没有和他签订契约吧?”

     就知道,这家伙见自己的目的不单纯,丛辉冷淡的看他一眼,“他是无主的,你若是能带走他,随你。”

     “可是,你总得让我见见它啊?”尼维尔依旧微笑着抱怨道。

     “他想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丛辉说道。

     尼维尔眯眼,笑道,“那我跟定你了,等把那小鸟搞定,我一定将十瓶精灵花露奉上。”

     丛辉皱眉,现在他和小墨的身边闲杂人等越来越多了,萧南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再加上那只小龙,现在又多了一个精灵!烦!

     漫无目的的在空荡的大街上走了半天,尼维尔疑惑的道,“你到底在找什么?”

     丛辉懒得理他,继续溜达,顺便无聊的将每个街道的主要特色记下来,说不定什么时候他的弟弟需要。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他转身往回走。

     到住处的时候尼维尔还跟在身后,丛辉微微皱眉,伸手在房间之中再度布了个结界,便瞬移到了房间内,而尼维尔优雅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返身往楼下找地方住了。

     丛辉回到房间的时候,立时警觉,空气中隐含着淡淡的血腥味!他看向床上,小东西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松口气的同时,不禁眉心皱了皱,将身上的斗篷扔到一边,掩饰性的轻声问道,“怎么醒了?”

     佐染墨转过身看着丛辉,睁着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家哥哥。

     丛辉眯起金色的竖瞳,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抚摸佐染墨的小脸,发觉触手冰冷的时候他的皱起来眉,另一手也覆上佐染墨的另一边的脸颊。

     温暖的触感暖和着脸颊,佐染墨眼中蕴含了些水汽,他忍了忍闭上了眼,“哥,你去哪里了?”

     “处理了些小事。”丛辉简单的一语带过,翻身上床,将佐染墨冰冷的小身子揽到怀里,即便是知道佐染墨虽然身子冰冷,但是有法术护身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他忍不住想将人抱进自己的怀里的温暖他。

     佐染墨乖乖的没有再问,缩在丛辉的怀里,经历那场杀伐之后,他极度的渴望温暖。

     丛辉心底暗暗的叹息,将努力蜷缩着身子钻进自己怀里的小东西抱的紧紧的,他怎么会不明白,这血腥味是从他的弟弟身上散发出来的。关于修魔的具体状况,他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但是他偏偏知道的便是这一点,嗜杀嗜血啊……小墨,你如果不想让我看到,我一定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白日里小东西对那些经过的佣兵说的话语非常的用心,甚至会不自觉的从他臂膀之间歪着身子倾听,他自然猜得到小东西的打算,还有佐染墨眼底的焦灼。

     所以,他才会在夜间出去,给佐染墨留出充足的时间去做那件事。

     怀里的佐染墨紧紧闭着眼睛,抓着自己衣襟的小手甚至不自觉的紧紧攥着,缩在自己怀里极力的寻求温暖,如此表现让丛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生生的痛着,比前世心脏病发作时更加的难以忍受,丛辉忍不住伸手挑起佐染墨的下巴。

     佐染墨微微一呆,睁开了眼,入眼便是自家大哥邪肆俊美的大脸,以及那双魔魅惑人的金色竖瞳,眼中含着疼惜,佐染墨眨了眨眼,有些不明所以,“哥?”

     丛辉亲了亲他的眼睛,温热的唇瓣在他的眼帘上轻轻的蹭蹭,而后抬头,看着佐染墨闭合的双眼,长长的黑色睫毛微微的颤动着。丛辉挑着佐染墨下巴的指尖再度用了点力道,更加贴近自己,低头覆了上去。

     佐染墨惊住了,他紧紧的抓着他的哥哥的衣服,承受着唇瓣之上温润的舌尖一点点的舔舐着,慢慢的挑开他的双唇,钻进他的口中,一寸寸的*着他柔软的角落,灼热的气息一点点的喷射在他的脸上,佐染墨几乎忘记了呼吸,整个小脸涌上热气,脸颊染上粉色。

     甜腻美好的味道让丛辉忍不住更加的深入,在小小的柔软腹地上辗转翻搅,用力的吸吮着,逗弄着小巧滑腻的舌尖,带着怜惜与深情。

     良久,丛辉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怀里的小东西已经满脸殷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丛辉勾起嘴角,伸手抹掉佐染墨嘴角的银丝,“笨蛋!”将人抱紧。

     怀里还是个三岁小孩,丛辉当然不会再做什么,吻他,也只是一时情难自禁,心里安慰自己,丛辉心道,我才不是恋+童,下次绝对要等到小东西成人才可以!

     佐染墨趴在他的胸膛上,眨着水润的黑亮眼睛,究竟什么状况?!

     可是仰头看了眼已经闭眼的自家哥哥,佐染墨即便是心底像有小耗子抓挠一样,也不敢问呀,他的哥哥不会又是在捉弄自己吧?

     一边在纠结着自己嗜血嗜杀的事情被知道后的后果,一边在纠结哥哥之前到底出去办什么事了,还一边纠结,哥哥这是不是在逗他啊?一边还留恋着那甜腻的一吻。

     脑中混乱一片的佐染墨没有发现,他已经被丛辉的一个吻给搞糊涂了,已经不再那么忧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