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双生魔剑
    清晨,温暖舒适的感觉让佐染墨舒服的蹭了蹭被子,才缓缓的睁开眼,依靠着宽阔的胸膛,又有一只手臂揽着自己的腰,虽然有点重,但是打心里让他感觉自己很安心很幸福,恨不得一直如此下去。

     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醒来,丛辉睁开眼,金色的竖瞳反射性的眯了眯,而后伸手轻轻拍拍怀里的人,“醒了?”

     佐染墨挪动身子,从丛辉的怀里转身,仰起脸看着他的哥哥,虽然很幸福,但是现在这个身子大小的差距让他很郁闷,钻到丛辉的怀里,佐染墨暗恼,手下一用力,扑上去对着哥哥就是一顿猛亲,边亲边郁闷。

     丛辉笑着,揽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身子,“哈,小墨早晨真是热情!”

     “早安吻!”佐染墨嘟囔着讲。

     丛辉揪了揪他的头发,佐染墨不得不离开被他亲的满脸湿润的脸。丛辉看着佐染墨眼中的郁闷,微微摇头笑着道,“早安吻?”

     “嗯!”佐染墨点头,嘟着小嘴一脸的期待。

     丛辉邪肆的眼睛看着佐染墨花瓣一般的小嘴,说真的,倒不是没有一点吸引力,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对这一个孩子有欲+望这似乎不大可能,所以,丛辉扶着佐染墨的脑袋,亲了亲他的鼻尖,然后又亲了亲他的额头,而后道,“起床吧!”

     佐染墨泄气的趴在哥哥的颈窝里,就知道!不管过多久,他家哥哥对他的态度都像对待一个孩子!

     丛辉见窝在自己身上一副懒洋洋不想起身的小东西,伸手拍拍他的后臀,“小墨,起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佐染墨耳朵动了动,礼物?!要!立时撑起胳膊看着丛辉,近在咫尺的俊美邪肆面容让佐染墨心口窒了一窒漏掉了一拍,特别是那双看着自己的金色竖瞳,简直魔魅的让他沉迷。忙从丛辉的身上爬下来,“哥,什么东西?”

     丛辉往上挪了挪身子,斜倚在床沿上,“想知道就赶紧起床。”

     佐染墨瘪瘪嘴,爬到床的另一边开始穿衣服。

     丛辉看着小孩一件件的把衣服套在身上,这个世界的衣服比较复杂,所以佐染墨穿起来有些费力,丛辉也不帮忙,但是嘴角却是挂着兴味的笑意,似乎这么看着佐染墨穿衣服是个很愉快的事情。

     终于在佐染墨穿好了,丛辉才施施然的从床上下来,伸手在储物空间中拿出衣服穿上。

     佐染墨心焦的等待着。待丛辉穿好了才开口道,“哥,到底什么东西?”

     “小墨性子还是那么急躁。”丛辉笑着,伸手从空间之中拿出了那把剑。

     佐染墨心头一跳,仰首看着丛辉手中的剑,样式古拙,甚至显得有些普通,淡青色的长剑,剑身上只有简单的血槽,一点装饰的花纹都没有。

     丛辉将剑尖向下,递到佐染墨的眼前,“看看如何?”

     他对剑其实并没有什么研究,但是这柄剑给他的感觉还不错。

     佐染墨却是猛的往后一退,差点撞到旁边的桌子上,瞪大眼睛看着那柄剑。

     丛辉微微皱眉,“不对劲?”

     佐染墨点头,又摇头,他还不确定,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这病剑种强大的力量,他犹豫了一会,伸手要碰触剑身。

     “小心些,别碰到剑刃伤到手。”丛辉提醒道。

     然而,在佐染墨刚刚碰触的瞬间,剑身微微一颤,立时将佐染墨的手划开了一个伤口,鲜红的血瞬间沿着剑身滴落。

     丛辉金色的眼睛眯起,眼中带着危险,随手想将剑扔到一边去看佐染墨的伤口,然而他拿着剑柄的手却是被牢牢的固定住了,根本从剑柄上那不下来。

     而下一刻一阵黑色的光幕突然从剑身上涌起,丛辉握着的剑柄突然便成了剑刃,划开了他的手掌,滴滴金色的血沿着剑身滑下,在血槽之中与佐染墨的血液汇合,激起一阵强烈的白光,砰地一声将剑震裂成了两半,各自重新化成长剑的样子。

     然而两人的血流仍没有停止,更是有越来越多的迹象,特别是佐染墨手中的那半把剑,贴在佐染墨的手指上,汩汩的血被吸附了进去,在血槽之中涌动,像跳动的血脉。

     丛辉顾不得自己被牢牢固定住仍在流血的手,另一手抓住贴合在佐染墨手上的剑,硬生生的要拽下来,金色的血再度从他的手掌中滑落,虽然对于他来说并无大碍,但是佐染墨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白,让丛辉紧紧皱起来眉。

     压抑的龙气瞬间释放,剑身猛的一震,更快的吸收了血液,在丛辉打算用龙力将剑震毁的时候,两把剑瞬间脱离,从两人的手中窜出,飞旋在半空中。

     丛辉顾不得去找两把剑算账,他伸手抱住了差点软倒在地的佐染墨,“小墨!”源源不断的龙气立时输入到了佐染墨的体内,稳定着他的气息。

     佐染墨视线却是看着那两把剑,眼里闪着愉快的光。

     丛辉有些自责,将人横抱起放到床上,仔细的查看他手上的伤口,诡异的是,伤口已经愈合,一点都不像大量流过血的样子,丛辉合手将小手掌包裹在掌心,“哥不该将这剑拿出来!”。

     佐染墨摇头,看着在两人周围浮动着游了一圈又一圈的两把剑,他舔舔唇,“哥,这是荆邪剑,是传说中莫邪的徒弟铸造的!”

     丛辉皱皱眉,看了一眼那两把剑,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样子,一柄变成了清月一般的银亮长剑,剑柄是黑色的盘龙环绕。另一柄则是漆黑如墨,同样的剑柄,只是剑柄是金色的盘龙。漂亮是漂亮,甚至,丛辉能感觉的到两把剑似乎很开心。但是他却有些厌恶,挥手就要将两柄剑收到储物空间之中。

     “哥!”佐染墨小手掌在丛辉的手心了挠了挠,“别收起来,我还想看看!这可是荆邪剑,传说中的双生剑。”

     许是双生这个词触动了丛辉心底的某种情绪,他冷冷哼了一声,金色的眼睛危险的瞥了两把剑一眼,“若再敢伤他,我定要毁了你们!”

     两把剑微微轻声嗡鸣,似乎在应声。

     佐染墨笑的开心,“哥,有灵气的剑可是不少见了!”

     丛辉还在生气,哪里管那剑好与不好。看着佐染墨苍白的脸色,他的心底便好似烧起来火。

     “靠,你们俩搞什么了?”萧小凤凰突然从丛辉的手臂上出现,扇着翅膀飞到窗边,“赶紧离开这里。”

     丛辉也随着看了一眼外面,刚刚他再度释放了龙气,这一次虽然不比上一次明显,但是最近风声比较紧,那么多人想要找到龙,多少人昼夜盯着等待着,所以此刻已经有人发现他们的所在。

     丛辉抱起佐染墨,挥手消散了房间之中的血腥之气,而后瞬间消失在原地,连带着那两把飞在半空的剑。

     “丛辉你个不讲义气的!”赶忙快速飞出窗口,直冲云霄,估摸着丛辉的瞬移的方向飞去。

     “哥?”佐染墨疑惑的看着丛辉,“怎么了?”

     丛辉伸手在他们到的山洞口布下了一个结界,“被发现了。”丛辉一语带过。

     佐染墨倒是想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场面给吓了一跳,丛辉带着他已经到了洞底深处,入眼的东西让眼前一亮,原来洞底亮堂堂的满满的铺了一地的金子!

     丛辉看着佐染墨张大的嘴,微微勾了勾嘴角,金色的竖瞳微微眯了眯,心中有了个主意,“世间喜欢收集亮闪闪的东西的似乎是……”

     “龙!”佐染墨接口道,眼底都是兴奋,连带着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也带上了微微的粉色,“哥!这里是龙窝!你瞬移到了龙窝!”今天这是撞大运了么?不仅拿到了荆邪剑,还找到了龙窝!

     丛辉耸肩,大体也差不多,这里是他无意中发现的,原本的主人不知去了哪里。丛辉见这里的防御结界做的不错,就借用来作为临时住处。这个世界的龙族都喜欢亮闪闪的东西,但是丛辉对这些没有兴趣,收集这种没用的东西,倒不如让他睡一觉或者打一架来的有趣。

     似乎感觉自己被忽视了,两只飞剑再度围上来,在两人的身边转,转的丛辉再度有些怒火,伸手便要将他们收入空间,但他只来得及收起银色的那一柄,而另一只被佐染墨抓到了手里。

     飞剑立时老实了下来,在佐染墨的手中显得温和多了。

     丛辉见没有再出现吸血的现象,便没有将这一柄也收入空间。

     而被两人抛在脑后的萧小凤凰一边扇着翅膀一边诅咒着两人,“混蛋啊混蛋!瞬移也不找个近点的地方!”